1. 書海書苑
  2. 在地下城當未婚夫電子寵物躺贏
  3. 五十二年後的一天(一)
哥譚市垃圾清掃工 作品

五十二年後的一天(一)

    

明他近視,他卻在迷離昏暗的燈光中,看清了那雙眼睛的每一個細節。那雙居高臨下的眼睛,那雙居高臨下的眼睛。白羽在那裡折射出小小的影子。白羽安靜的與他對視。風吹的更大了。一瞬間,一種大錘擊中心臟的感覺襲來。像是山崩海嘯。他剋製不了全身戰栗的感覺,這就是男主。在每一個世界,努力進入主線後就會遇見男主,在遇見男主的第一瞬間就會有直覺。這就是中國的一句古話:緣分天定。係統的聲音傳來:“恭喜宿主經過自己的努力,...-

Chapter

1

現在是後半夜三點,白羽看了看手腕上的手環,他現在在第5區的陰影裡。

第5區屬於第一大區最新建成,居住的都是高功能人類,街道乾淨,連溫控都做的比第15區優秀很多。他靠著的大樓是個娛樂場所,裝修優雅高級,衣著鮮亮的各式金髮碧眼的大美妞和男人在審美良好的招牌下安靜有序地進出,額邊閃閃發光的藍環顯示他們無一例外都是高功能人類。

在門口躊躇了一會,據他所知這種場合不對普通人群開放。權衡著是丟掉工作餓死還是現在衝進去找回東西找死來的快。

這時從巷口的飛艇上下來一個人,個子很高,幾乎擋了所有的光。他藉著路燈的光望過去。

此人穿著一身顏色鐵灰的製服,比身後陸續跟上的所有人都高一些。腰間配槍。製服剪裁得當材料優良,身形透露出久經訓練的軍人姿態,氣質卻剋製的很。相比較他身後跟著的強壯軍人顯得有些格格不入,卻鎮壓住了所有人。

白羽站在巷子邊。一陣風吹過來,對方腳步慢下來,望向這邊。帶頭這人有一雙少見的瞳孔,鐵灰色,和他的製服顏色一樣,彷彿那雙眼眶鑲嵌的是冷硬的金屬。在光下折射出變化的色彩,被長長的睫羽掩映在狹長的眼睛中。

人造風吹走了白天的浮塵和燥熱。白羽眨了一下眼睛。明明兩人離得這麼遠,明明他近視,他卻在迷離昏暗的燈光中,看清了那雙眼睛的每一個細節。

那雙居高臨下的眼睛,那雙居高臨下的眼睛。白羽在那裡折射出小小的影子。

白羽安靜的與他對視。風吹的更大了。一瞬間,一種大錘擊中心臟的感覺襲來。像是山崩海嘯。他剋製不了全身戰栗的感覺,這就是男主。

在每一個世界,努力進入主線後就會遇見男主,在遇見男主的第一瞬間就會有直覺。這就是中國的一句古話:緣分天定。

係統的聲音傳來:“恭喜宿主經過自己的努力,遇見了男主!世界觀探索15%,劇情展開2%,男主攻略值30%!達成一見鐘情成就!請再接再厲!

係統自動交流功能開啟!”

時間倒回今天早上。

陽光照在起了毛球的滌綸床單上,慢慢往床頭爬。

爬到一隻雪白的腳上。

皮膚剔透,吹彈可破。伶仃細瘦的骨掌在雪白的皮膚下蜿蜒出完美的線條,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再向上是小腿。

鈴聲猛地響起,床頭造型老舊錶麵有鏽痕的響鈴式鬧鐘隨著摩擦開始挪向邊緣,在墜落的瞬間被一隻手掌托住。

鬧鐘被放回,直到五分鐘後再次響起。

白羽睜開眼睛,一雙湛藍的眼睛,灰暗的室內光線也不能讓這種清新的顏色變得暗淡。他坐起身,白色微卷的頭髮垂落在他纖細的肩膀上。

把耳塞眼罩取下放到床頭櫃,戴上板材質地的大眼鏡。他努力睜開因為睡意和近視而迷濛的眼鏡。拖著掉毛的毛拖下了床,一邊看了一眼床邊籠子裡的兔子。

兔子是貓貓兔,頭頂有長長的兩撮毛,此刻正盯著他看。

白羽快速的看了一眼床邊的大落地窗,外麵的晨曦有著能撫慰經曆過黑夜人們的傷痕的力量。

白羽蹲在離床一步之遙的兔籠前,口中喃喃道:“寶寶餓了冇?等著爸爸給你弄飯。”

他走到幾步遠的廚房隔間,蹲下來開始裝兔糧。

廚房很小,或者說就是個通道改裝,另一側是冰箱和雜物架,醬料、壓縮餅乾與能量沖劑不多但整理的井井有條。

等到簡單整理完兔籠,安撫好兔子,在狹小的空間簡單洗漱完,已經是十幾分鐘後了。

白羽看了一眼床頭的略顯破舊的鬧鐘,上麵顯示的時間是五點半。打開終端看了一眼今天的溫度。

地下城今日控溫:15°-

25°。空氣質量:優。建議穿著:風衣。

白羽麵無表情關掉終端,打開衣櫥,套上T恤衫和牛仔褲,把裝有工裝的揹包背上。

然後和小兔子道彆。

一扇門隔絕了臥室裡充滿的溫暖陽光,關上房門就是淒冷冰涼的通道燈光。

白羽看不到的視角,房門反鎖的信號傳到中央電腦,落地窗上的明媚朝陽立刻消失,整麵牆的黑暗略顯猙獰。

小兔子吃完兔糧喝完水,吧唧吧唧嘴,看著白羽離開的房門。

“砰”!巨大的聲音從隔壁傳來,白羽微微睜大眼睛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想起來隔壁應該剛剛搬來新人。

大概一個月前?還是一個禮拜?

不管怎樣,白羽冇打算和隔壁的人有任何交流,微微加快腳步繞了過去。

通道每轉一次彎就越寬一倍,由於正是上班的時間,絕大多數是年輕人,類似打扮的人沉默地和白羽一起往前走。逐漸壯大的隊伍像流動的沙子。靜默而單調。

這裡可以算是第一區的“郊區”,一般隻有收入最底層的普通人居住在這裡。

轉過三個彎,走過這道防火門,就走出第15號居住區,微微抬頭看到金屬天花板下懸掛的大量顯示屏,上麵顯示著一些新聞,和即將到來的擺渡車車次。

看了一下顯示屏上的時間,白羽加快了腳步,受到白羽的感染,旁邊有的人也跟上了他。

靠在牆壁的頭髮蓬亂的老婦人手捧著自己的終端,向來往的人民乞討,大廳裡有幾百人,大家都微微低著頭,低頭往自己的方向走著。

白羽從老婦人麵前走過。

白羽不是一個“普通”的普通人。他是坑文拯救係統的執行者,在飛來橫禍死亡後不得不穿梭於各個世界中完成任務積攢積分以求回到最初的世界複生。在兩年以前,他中接到任務,進入這本名為《坑完未婚夫後我死遁了》的報社文的世界中。

這本文作者名聲斐然,當年在綠jj中積分排名前列,過往佳作好評無數。她的最後一本作品——即本書,連載至中段,峯迴路轉之時,作者宣佈自己已實現財富自由,自此封筆。

萬千給她投過雷澆過水,不管看冇看過本書的讀者群情激憤,把作者噴上了熱搜。怨念啟用了坑文拯救係統,它派出了008號探員omega進入了這個世界。任務完成標誌:和未婚夫HE,或者直接弄死男主角達成BE。

坑文拯救係統能夠直接讀取大多數讀者內心深處最想要的兩種結局。未婚夫夢女眾多,大部分讀者想要看HE。但是喜歡BE,追求酸澀感的也不在少數。這個BE是指兩人中起碼有一個死亡。

忘了說最重要的一點。這篇文,是言情。

工作時間過長,已經忘記自己進入係統之前,在藍星的性彆的omega,渾渾噩噩地在主神空間接受任務,在自己的艙室內開始看本次任務簡介,看著看著昏睡了過去。等到再次醒來就發現自己躺在地鐵通道裡,病個半死。

等他再次強行睜開眼坐起來,往身下一摸,發現自己那個器官後,兩眼一黑徹底昏了過去。

自己竟然變成了個男人,一個臟兮兮,躺在汙水裡半死的男人。這和小說裡那個總穿白襯衫,略顯病嬌的高級研究員女主有什麼關係啊喂!

他選擇靜默地躺在那裡。內心並不慌亂。常言道無巧不成書。這是小說裡的世界,自己穿成主角,冇進主線自己就噶的可能性不大,那麼在冇有努力的空間之時,隻需靜靜等待轉機。

有人細細簌簌在旁邊說話。他半睜開眼睛,一夥穿著具有未來空間感的探險服的人圍在他旁邊。領頭的那個男人戴著黑框眼鏡,有一雙桃花眼。

後麵的故事就是這樣了,白羽被髮現送到基地醫院進行救治,因此欠了地下城的醫療貸款和老闆的人情——老闆就是那個桃花眼的男人。

老闆甚至給他提供了一份工作。暫且先這麼活著。在進主線之前。白羽一直這麼想。

今天的額度還剩6個基地幣。這個錢要給兔子買草料。但是,中午飯可以不吃。白羽戴著黑色口罩,從上方看老人眼角的皺紋,心裡很疑惑老奶奶為什麼還在堅強活著——他從冇見任何人施捨過——打開揹包,把壓縮餅乾拿出來順手遞給老人家,向前走了。

兔子是白羽隨身攜帶的係統,依據世界屬性附生在靜物或動物上。可能是一枚耳釘,也可能是一個調羹——如果是美食文的話。

係統一般會和人說話,但是在進主線之前,它隻會反覆告知目前狀態:世界觀探索程度10%,故事完成度0%,男主攻略值0%。

居住分中心鏈接軌道交通集散中心,間隔極短的擺渡車將居住在15居住區的人群運送往軌道交通車站。

15區的居住者大多是技術員工,等列車駛出這篇區域,氣氛變得活躍起來。

擺渡車上的溫控做得比居民區還差,車上有大量白人,白羽把用手捋了一把汗濕的額發,有清瘦肌肉線條的胳膊上汗珠粒粒分明,其下的皮膚在汗水的醃漬下顯得格外細膩,裝備包放在腿上,感覺到有眼神從右側隱隱望過來。

他冷冷地看了一眼那邊。

眼前的眼鏡上顯示出測量數據,一個略顯邋遢的中年男人盯著他。

-了他目前這份工作。平時有外勤就出外勤,冇外派任務就乾點文職工作。終於能坐下來複盤一下今早的資訊。兩年以來,生活平靜地他懷疑係統出bug導致他穿到不知名npc身上。今早!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了!他醒來後幾乎完全失憶,隻記得自己來的使命和名字。在老闆幫助下辦了地下城居民身份卡。今早見到了原身以前的朋友,才知道早點時候自己曾在中心城接受教育。難道是自己從中心城跑出來纔出現在那條地鐵管道裡?平時公司裡關於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