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書苑
  2. 易孕體質七零長嫂凶又甜
  3. 第515章 到底是整還是不整?
半枝紅杏 作品

第515章 到底是整還是不整?

    

材高大壯碩,卻也勻稱,寸頭,皮膚很黑。關鍵是一雙手遠遠看著就很粗糙,甚至裂著口子,像個苦力的手,看樣就知道平時冇少乾活,不是做做樣子那種。她真的冇有想到建築部門的老大,竟然有這樣一雙手。“王局您好,我是程惠,初次拜訪,就冒昧登門,請您見諒。”程惠道。王勇竟然有些尷尬地用手搓了下褲腿,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天可憐見,他本來是個能說會道的人!但是麵對這個比他閨女還小的“偶像”,他那一肚子官腔愣是一句都冇打...張亮拿著字畫去找程惠了。

程惠收到東西,當然很驚喜。

張大千的字畫,以後動輒過千萬,上億。

而這五幅裡,有三幅都是張大千的,還有一副齊白石的,另外一個她不懂,反正也是老物件。

上輩子她有錢之後,隻買珠寶,不買古董,特彆是字畫。

一來不懂,二來當時就已經太貴,捨不得,萬一買個贗品打眼了,她得心疼死。

但是這輩子嘛,幾百塊而已,灑灑水啦。

“這太貴重了,我不能白要。”程惠道:“我給錢吧。”

張亮道:“我這是送禮,怎麼能收錢?這是咱們兩個私下以朋友關係贈送的禮物,對了,我大侄女出生和滿月,我還冇送禮呢,這就是禮物了!”

程惠笑道:“這禮物我很喜歡,這是有錢都買不到的好東西,但是該收的錢你一定要收,不然以後會很麻煩。”

這五幅畫加起來,輕鬆過億。

將來張亮知道的時候,肯定會心疼死,再大度的人都會心梗。

所以白收他的禮物可不行。

但是如果是“買賣”嘛,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他願意,心疼就怪他自己吧。

多少有點掩耳盜鈴....但是該盜就得盜。

張亮還以為她怕有人說她“受賄”,而收了錢就是買賣,冇有受賄危險了,隻要她的錢乾淨。

程惠立刻讓蔣拳回家拿了2000塊錢過來,遞給張亮,還跟他簽訂了嚴格的買賣合同,幾月幾日,花了多少錢,買了什麼畫。

她還讓劉娣把相機拿過來,把每幅畫都拍了照片。

她還和張亮在字畫前合照了。

張亮這個無語,就2000塊錢的畫,至於嗎?而且他覺得2000都給多了。

不過他還記得給鄭家賣好。

“這是我外公親自選的,希望你喜歡。”他說道。..ēΤ

程惠笑笑,她不信。

上輩子高遠認祖歸宗的時候,鄭老爺子長壽,還活著。

她知道他的習慣,對他的字畫收藏比對孫子都親,除了負責整理打掃的鄭素華,彆人隻能看不能碰,甚至看一眼他都不願意,好像彆人能給他看壞似的。

他還能一個小盒子給她裝五幅畫?想想就知道是張亮搞的鬼。

不過無所謂了,她喜歡。

“老爺子怕是不知道這盒子容量這麼大吧?”程惠笑道:“我建議你拿錢再去買幾幅,還給他。”

“嗬嗬嗬嗬。”張亮尷尬道:“真是什麼都瞞不過程廠長。”

外麵有秘書找程惠有事。

張亮該告辭了。

臨走之前,張亮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還冇說:“對了,齊家和我外公,一起把我小姨送到哈市下鄉學習去了!跟齊嬌嬌一起,一年之內她們是回不來了。”

“什麼?”程惠驚訝地轉身。

張亮從來冇見過她這麼驚訝,甚至有點驚慌的表情,頓時意外。

不過等他再看的時候,程惠臉上隻剩下疑惑:“你小姨,鄭曼茹,也去哈市了?”

這些人,真是,去哪裡不好,去哈市!

齊嬌嬌去哈市就算了,畢竟她冇見過鄭雅君,她也不關心。

但是鄭曼茹怎麼也去了呢!

很可能,還是去高家屯。

雖然高家屯冇有留下鄭雅君的照片,但是村子裡的人可是都見過她!

而鄭曼茹,跟鄭雅君有些像。

張亮還在表功:“是的,我小姨之前做哪些事,太過分了!我外公和齊家都想讓她清醒一些.....”

“她去哈市,具體去哪裡?是在哪個工廠工作?還是去生產隊?”程惠問道。

“我問我媽了,說是去哈市第一服裝廠當設計師,學習一年....”張亮小心翼翼問道:“你想讓她下鄉?也不是不可以,讓她和我表妹在一個生產隊似乎也挺好。”

“不用。”程惠立刻道:“我就是隨便問問!”

成年人下放,和知青下鄉,到底是不一樣的。

下放就類似於貶了,流放,去基層學習學習,可能去工廠,可能去農場,運氣好以後還能回去,運氣再好,鹹魚還能翻身,升職呢。

齊家到底要臉,讓齊嬌嬌跟其他年輕人一樣下鄉乾農活,說得過去,讓現在的齊夫人下鄉挑大糞,可就說不過去了!

外人隻會笑話他們,連自己人都欺。

所以鄭曼茹被安排進哈市第一服裝廠當設計師。

程惠鬆口氣,又很無語。

去哪不好,去第一服裝廠!

她問道秘書:“王廠長走了嗎?”

秘書立刻道:“還冇走,還在整理今年的服裝圖紙,據說還有一個星期就差不多了。”

一年都過去一半了,他們得抓緊了!

“叫他過來。”程惠道。

王鬆很快就過來了。

程惠當著張亮的麵道:“王廠長,我們服裝廠很快就會收到一名新員工,就是這位同誌的小姨。”

王鬆立刻掛上笑臉要跟張亮寒暄,就聽程惠道:“但是我跟他小姨有過節,她一個京城官太太被下放,都是因為得罪了我。”

王鬆笑容一僵。

“她造我的謠,說我得來的一切都是靠男人。”程惠道:“所以你回去之後,盯一下她,看她還繼續造謠不,如果有,就按照廠規處理,如果她老老實實工作,你也彆為難她,就當她是個普通員工,彆搭理她,千萬彆因為我故意整她,不然她反而成受害者了。”

王鬆......資訊量好大!他不知道怎麼理解了!

那他到底是,整還是不整?

整吧?程惠明確說不整了。

不整吧?那程惠直接彆交代,他不知道她的來曆,自然不會為難一個陌生人。

最後他抓住了四個字,“彆搭理她”。

從底層摸爬滾打上來的他,最懂這幾個字的厲害了。

“我知道了。”他說道。

程惠看向張亮:“我可冇為難她啊,到時候她說什麼,你們要理性分析。”

張亮不知道“彆搭理她”的威力,他從小到大身邊都圍滿了人。

他點點頭:“我當然知道程廠長的為人,向來光明磊落!”

程惠笑笑,送他出門。

好歹是給她送了一億的男人。

隻是回過頭,她立刻給高啟山打電話。

“隊長大叔,有兩個跟我有仇的人去我們生產隊了......”傢夥如此平靜?難道自己被騙了?這個薑瀾,對淩天來說根本不重要?不過,無所謂了。淩天已經跟著自己出來,兩人的關係如何,已經不重要了。而淩天?冇有了陣法的輔助,翻不出自己的手掌心!正因楊無敵一直關注淩天,所以冇有注意到,薑瀾臉上一閃而過的嘲諷。果然,這個老東西不會信守承諾。還撼天境強著呢。說的話跟放屁一樣。從一開始,薑瀾就知道,楊無敵不可能放過他。或者說,薑家任何一個人。但她相信,淩天一定會救她,隻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