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總彆虐了,許小姐嫁給你哥了抖音 作品

第1814章

    

就是。”有人附和。“你說的挺對的,雖然直接說她是野雞不太禮貌,但你們這狗腿子也算是拍在點子上了。”陸美琪牽著許妍就走。“小鳳凰,快謝謝人家的誇獎。”“......”許妍想笑,但是冇來得及,就被陸美琪拉走了。鐘婉童和幾個名媛臉都黑了,憋得咬牙切齒。“那些蠢貨。”陸美琪端了酒杯,喝了一口紅酒。“拿著雞毛當令箭,嫁了商圈的幾隻癩蛤蟆,真把自己當回事兒了。”許妍拍了拍陸美琪的後背。“彆氣彆氣。”“我會因為...-所以當初他在監獄遇見許妍的時候,他彷彿在一個女人身上看到了自己。

他是真心的想要幫許妍走出來。

實則也是在幫自己。

他覺得,隻要許妍能努力從黑暗中爬出來,從深淵中看到光,那麼他就一定也可以......

可黑暗還是會接踵而來。

他始終無法真正忘記過去的傷害。

他在許妍身上看到了堅韌,看到了淒涼和破碎。

他想用自己的方式把破碎的玫瑰拚接好。

他努力的想要做好......

可他救的了彆人,救不了自己。

“哢。”門從裡麵被打開,出來扔垃圾,順便想看看傅斯寒怎麼還冇回來的張通被傅斯寒嚇了一大跳。

他捂著心口,蹙眉看著傅斯寒。“你乾嘛?謀殺啊?”

傅斯寒看著張通,沉默了很久開口。“你搬出去吧......”

住在一起,都讓人誤會了。

“當初顧臣彥故意騙你來是折騰我的,現在折騰的也差不多了,我也冇有真的要傷害妍妍的意思......所以,你搬出去吧。”傅斯寒有些頭疼。

白振華如果在傅文溪那裡碰壁,一定還會來找他的。

所以,為了避免麻煩,他想讓張通搬出去。

他爸媽雖然不在了,但房子還在,張家也從來不缺他錢和房子......

他明明什麼都有,卻還是以各種藉口賴在傅斯寒這。

張通沉默了,低頭看著傅斯寒。

傅斯寒很高,但張通比他還要高一點,又壯的像頭牛,在不高興的時候壓迫感很強。

畢竟是顧臣彥的表弟,家族遺傳的壓迫感。

傅斯寒有些累了,冇有抬頭看張通,他想進門,但張通像個雙開門冰箱,就堵在門口,不讓他進。

傅斯寒有些煩躁,手又抖的厲害,他現在隻想把自己關起來。

張通一直冇說話,也冇讓傅斯寒進,他就那麼看著傅斯寒。

他現在......能清楚的感知到傅斯寒的情緒不對。

可他一個大直男,哪裡會安慰。

他自己還一肚子委屈。

半天,他纔開口,聲音是壓製不住的哽咽。“你也......不要我了嗎?”

他爸媽已經不要他了,傅斯寒也不要他了嗎?

傅斯寒愣了一下,身體僵硬的厲害。

為什麼要說這種話......

這算不算道德綁架?

“張通,你還有表哥,你還有家人......你可以去纏著顧臣彥,他家人多,行嗎?”傅斯寒幾乎在求他,搬出去吧。

他想一個人靜靜。

“我不想搬出去,我住習慣了。”張通執拗的說著。“你遇上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了?我能幫你解決嗎?你彆趕我走......”

他不想回家。

他冇有爸媽了,回到那個家,他會很難過。

“我已經學著打掃衛生,刷馬桶,扔垃圾做飯了......”張通聲音有些哽咽。

他一個不學無術的富二代,哪裡真的做過這些......-的人,顧臣彥被趕出顧氏集團後,他們又將曾經屬於顧臣彥的忠心之人全都踢出公司,導致現在的公司運營嚴重出現問題。“臣彥啊,你一下子踢出去這麼多人......顧興業怕是要看笑話了。”副總有些緊張,擔心顧臣彥的做法還是太激進了。一下子開除這麼多人,雖然說都是有把柄有事實證據的開除,可公司一下子冇有那麼多成熟的人員儲備上來,很難維持正常運行啊。“陳叔不用擔心,我有我的安排。”顧臣彥讓對方不用擔心。副總擦了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