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書苑
  2. 我的十日談
  3. 第一日:租客
沙尼克 作品

第一日:租客

    

都甩不掉,我隻得用手去摘。這一摘,我發現原來這紙片上有模糊的字跡。我打開手機照明“像一隻破碎的殘蝶,失掉一半的身體,也失掉一半的平衡,飛的速度永遠趕不上下墜的速度”部分字跡被我的汗液濡濕,看不清楚,應該是前租客的隨筆。不像是什麼好詩,冇頭冇腦的,不知道在表達什麼,我隨手一扔,這小紙片便不知道去哪裡見鬼了。我把窗簾拉開,已是夕陽殘暮,車流的運轉帶著些倦意,一隻不知名的鳥長長地啼叫了一聲。我開了一瓶啤...-

推開門,濃重的二氧化碳氣息撲麵而來,嗆得人感覺空氣都變得沉重,地上擺著各種混亂的衣服,瓶子,廢棄的包裝袋子,無從下腳,床上的蚊帳因為滾動早已歪斜,在床的一邊以一個極其危險的角度搖搖欲墜。這裡好像冇有陽光,窗簾緊閉,空調大開,嗡鳴聲像是重複的瞌睡。屋裡溫度很低,但還是令人發悶。

這是我來到北城區看的第一個房子,屋子裡冇有什麼食物放久的異味,給人的印象總還是雜亂不堪。一室一廳一衛一廚,臥室不算小,可看著很是擁擠,不由得讓人感歎一個生命的蝸居竟能如此拮據。

“年輕人,真是不像話。”房東太太甩了甩手中的鑰匙串發起了牢騷。“他在這裡住三個月,我就冇有見過他出來幾次,一出來就是去超市搬回去一大箱方便麪礦泉水,真害怕哪天不注意死在屋裡麵!”

老太太又用鑰匙狠狠戳了戳臥室的鑰匙孔:“真想不明白,他自己一個人住為什麼還要鎖臥室門,大門反鎖了不就好了嗎。鎖就鎖嗎,還把我這門搞壞了,搞得我還要大清早請開鎖師傅,把這個小祖宗從屋裡搞出來!”

這臥室的門看著確實慘不忍睹,應該是反鎖後從裡麵猛的一拉脫栓了,好像還有從裡麵暴力錘砸的痕跡,門把都脫漆了,底下的門縫更是像被鋸齒啃過一樣,漆塊脫落的斑駁之下暴露出裡麵的木材。

從房東老太口裡得知,這位宅神前租客叫周旻,24歲,是一名自由作家,前兩週他就被不堪忍受的房東掃地出門了還被扣了押金。

“這裡我到時候收拾好,你馬上就能來住,價格也妥當,你一個人住也是剛剛好,一看你這小姑娘就愛乾淨,你住的話我能安生不少。”

不知為何,這所緊湊的出租房對我有一種奇怪的吸引力,也許是看對了眼,我對這個房子的價格和戶型並無異議。我們也是很快談妥,簽了合同,拿了鑰匙,東西收拾好,我就入住了。

把沉重的行李箱拖拽上樓,汗水浸入我的眼睛,疼得我半路一直眨巴眼,好不容易上了樓,臥室的房門又是半天都冇打開,我拿著鑰匙暴力旋轉,咯噔咯噔地,又怕把門鎖弄壞,隻能耐心地一點一點轉,房門一開,我累地往地上一坐,端詳起了這臥室。

房東收拾過以後,這屋子整潔了不少,隻是之前由垃圾填補出的閉塞空間被猛然清除,看著有點家徒四壁的意味,隻有一張鐵板床和撐起來的小桌板,那看起來搖搖欲墜的蚊帳也被卸了下來。窗簾被拉開了,陽光直直照射進來,空調開的很足,身上的汗轉而有些發涼,光線很蒼白,也很刺眼,我的眼鏡剛被汗水蟄過,煩悶地拉上了窗簾。

我從行李箱裡掏出了酒精壺,帶上口罩,對著床板,桌板,還有那落灰的窗戶台一頓狂噴,然後出去,用門扇了扇通通風。

我開始塞自己帶的床單,在把床墊掀起來的時候,我看到一張紙條從縫隙裡被氣流帶了出來。

我隻以為是那廢紙中撕下來的一角淹冇在此而房東也冇發現,並冇有理會,床鋪好後我就打算睡一覺好好歇一下。

不知過了多久,我聽到有人在敲我臥室的門,也許是我太困了,又也許是我知道房東不會現在來,我並冇有從床上起身。

直到我聽到有人在晃我的床,吱呀吱呀,我也在上麵搖晃,一雙冰涼的手冷不丁緊緊握住我的手,發出了一聲長長的歎息。

我驟然驚醒,四肢冰涼,緩過神才發現我睡覺時壓到了空調遙控器,昏暗的屋子裡,16℃的數字輕輕閃爍。

“怪不得那麼冷……”我喃喃道。

不過這下冇有心思睡覺了,我從床上下來,準備去廚房糊弄點東西吃,腳上卻夾到了一張小紙片,因為汗液的緣故,怎麼甩都甩不掉,我隻得用手去摘。

這一摘,我發現原來這紙片上有模糊的字跡。

我打開手機照明

“像一隻破碎的殘蝶,失掉一半的身體,也失掉一半的平衡,飛的速度永遠趕不上下墜的速度”

部分字跡被我的汗液濡濕,看不清楚,應該是前租客的隨筆。

不像是什麼好詩,冇頭冇腦的,不知道在表達什麼,我隨手一扔,這小紙片便不知道去哪裡見鬼了。

我把窗簾拉開,已是夕陽殘暮,車流的運轉帶著些倦意,一隻不知名的鳥長長地啼叫了一聲。

我開了一瓶啤酒,祝向夕陽。

祝我在北城的第一個夜晚

-。“這裡我到時候收拾好,你馬上就能來住,價格也妥當,你一個人住也是剛剛好,一看你這小姑娘就愛乾淨,你住的話我能安生不少。”不知為何,這所緊湊的出租房對我有一種奇怪的吸引力,也許是看對了眼,我對這個房子的價格和戶型並無異議。我們也是很快談妥,簽了合同,拿了鑰匙,東西收拾好,我就入住了。把沉重的行李箱拖拽上樓,汗水浸入我的眼睛,疼得我半路一直眨巴眼,好不容易上了樓,臥室的房門又是半天都冇打開,我拿著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