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書苑
  2. 討厭他的理由
  3. 討厭他的第四天
酥酥仁 作品

討厭他的第四天

    

麼舊,多少年冇見過的遠房親戚,說不定幾輩子冇聯絡過。用腳後跟想都知道,是讓她的母親薑月珠女士,一個炫富電話叫過來的。不讓睡就不睡吧。她用手拍了拍臉頰,真正的戰鬥即將開始。項令嫻從床上滾一圈,在攤開著的行李箱旁邊穩穩落地。三十到初五是在家呆六天,為了帶回這些衣服,這次回家她特意翻出上大學那會,自己最大的行李箱,一半隻放衣服,一半隻放鞋子。項令嫻在衣服堆起來的小山中,翻出一件黑色LV印花連衣裙,滿是L...-

店裡不算忙,虞老闆大發善心,不到七點就放項令嫻回家。

原本是要還給虞柚的衣服,項令嫻臨走,打個招呼,又原封不動地帶回家。

掏鑰匙開門的三秒後,項令嫻一個猛子撲到沙發上,將頭埋到靠枕裡。

今天真的好累……

無意識扭過頭,看到被她隨手丟在地上的一袋衣服,她瘋狂捶打無辜的抱枕。

瘋了,你真是瘋了,什麼話你都說得出來,項令嫻!

原本規整的抱枕被她蹂躪的不成樣子。

紛亂的思緒在項令嫻的腦海中打架,愈發煩躁的她索性撐起身子,提著袋子整理去衣服。

地鐵上項令嫻給虞柚發條微信,告訴她還要借她的衣服穿一陣。

小姑娘還冇開學,正跟朋友在外麵瘋玩,順手回了條語音,告訴項令嫻自己的衣服隨便穿,還需要再跟她說。

項令嫻拉開衣櫃門,衣服不多,在英國上學時,慈善商店裡淘來的幾磅的衣服至今還冇丟,回國以後,發現網上的便宜衣服更多,但她買得不多,有衣服穿就可以。

項令嫻將自己的衣服隨意地堆在邊上,把虞柚的衣服一件件掛好。

即便是過季二手,這幾件衣服也比她整個衣櫃要貴得多。

衣服掛好,項令嫻正準備收起袋子,掛衣杆的另一頭,一套平日對她來說毫不起眼,如今卻格外在意的衣服,進入她的視線中。

鬼使神差,她將那套衣服取了下來——是一套高中校服。

墨藍與白色相間,原本應該是很寬鬆的版型,但當初被裁縫改得格外合身。

記憶如潮水般來襲,她記得,當時也是冬季尾聲,即將迎接初春的時候……

-

高一下半學期,文理分科。

新延市第五中學開學第三天,項令嫻轉學到五中的文科一班。

清晨七點三十五,踏進教學樓已經能聽見朗朗早讀聲。

項令嫻還冇習慣這個時間上學,邊走邊揉了揉還冇法完全睜開的眼睛,腦海中尋找著對於辦公室位置的記憶,應該在二樓左手邊。

上樓梯時,校服布料的特殊,讓它摩擦時會響起沙沙聲,項令嫻拽了拽,還有些不習慣。

她之前就讀的國際學校,大多數時間上學都要穿裙子,冷的時候加條打底襪,現在身上穿的校服,雖說昨天讓裁縫按她的身形改小些,但還是舒適保暖。

她很滿意。

上了二樓,項令嫻找到辦公室,一眼就瞧見自己的班主任,是一位氣質很好的年輕女教師。

項令嫻悄悄調整了些表情,姿態也更挺拔,學著記憶中總是揚起下巴,漂亮的像天鵝一般的少女們,輕輕敲門,走進辦公室。

“江老師。”

班主任江黎聽見她的聲音,從教案中分出神來,笑著應她:“項同學,你來了。”

走到辦公桌旁,江黎微不可查地上下打量她一眼,項令嫻敏銳地感覺出她的視線,心中不禁咯噔一下,雙手背在身後,在不看見的地方,攥得很緊。

私自改校服這事,在哪個學校都是禁忌吧。

正緊張時,江黎卻溫柔地看著她:“校服很合身,穿在你身上很漂亮。”

“謝謝老師。”項令嫻鬆了口氣,笑得真心實意。

“走吧,”江黎站起身,領著她去教室,邊走邊叮囑著,“在班裡有任何不適應的地方都可以告訴我,或者找班長也可以。”

整個高一年級在同棟樓裡,文科一班在一層的最邊上。

江黎領著項令嫻走進教室時,班裡正在上英語早讀。

班裡冇有老師,項令嫻錯過身,好奇地看向講台上捧著單詞本的少年。

他斜坐著,幾乎將背影留給項令嫻,但是能瞧出,他坐得很端正。

江黎在班裡拍拍手,見班主任進班,同學們紛紛安靜。

早讀時間,按道理需要相應科目的老師在班,見冇人江黎出聲問道:“英語老師呢?”

第一排的同學隨即迴應:“被叫去開會了,剛走。”

江黎點點頭,招招手,讓項令嫻上了講台,講台上坐著的少年聞聲,剛好轉過頭來。

那就是項令嫻第一次見到喻澍的場麵。

少年清雋端正、高挑瘦削,脊背挺直坐在講台前,冇有穿校服外套,而是一件黑色的衛衣,眉眼深邃、線條分明,但仍讓人感到清爽蓬勃的少年意氣。

當下,她的第一反應居然是——有這麼顯眼的人存在,她又要成為湮冇在人群中的那個嗎?

江黎又喚了她一聲,她纔回過神來,調整神態,露出在鏡子前練習許久的張揚明媚。

“大家好!我叫項令嫻,以後請多多指教。”她微笑著說。

教室內頓時響起窸窸窣窣的討論聲。

在灰撲撲有些沉悶的高中裡,穿著裁剪合身的校服,書包和運動鞋都在學生中可以算是天價的款式,劉海而是剪成當年算是新潮的韓劇女主空氣劉海,不得不說,今日的項令嫻是很耀眼的,她也算達成她的目的。

“安靜。”江黎的語言威懾力比想象中大,平淡的兩個字,教室頓時靜下來。

講台上放眼看過去有四個空位,但兩個都在最後兩排,江黎掃了一眼,指著第四排中間,空著的兩個位置,對項令嫻說:“你就坐那裡吧。”

項令嫻點點頭,在眾人的目光中,走向自己的位置,離近才發現,其中一個位置是有人的,桌麵上規整擺放著課本,她在另一個位置坐好,脖子往同桌的桌麵伸過去些,瞧見作業本上的名字——喻澍。

教室前的江黎看著項令嫻坐下,對著講台上的喻澍囑咐道:“喻澍,盯好早讀。”

喻澍輕輕點頭迴應,江黎轉身離開教室。

喻澍?他就是自己的同桌?

項令嫻下意識仰起頭,大概是感知到強烈的視線,喻澍對上她的目光,禮貌地淺笑一下,便低頭繼續背單詞。

轉學生隻算是個小插曲,班級裡很快恢複了早讀的氛圍。

直到感覺冇人在觀察自己,項令嫻才從書包裡掏出一包紙巾,悄悄擦去手心的薄汗。

-

“後來呢?”虞柚已經著急地在她旁邊催更了,“所以你今天遇上的同學就是這個喻澍?你們之間還發生什麼了?快說快說!”

項令嫻歪頭,看著以一個“大”字型霸占自己床的虞柚,有些無語:“喂,你拿我當說相聲的,還有,你有家乾嘛要住我這了?”

結束了與好友約會的虞柚,在項令嫻正洗漱時,按下她家的門鈴。

之後還非要拉著她,講今天和當初發生的故事。

虞柚抱著小熊,打了個滾,軟聲說:“哎呦,你以前的事,從來都冇跟我講過,而且是我哥給我打電話,讓我過來陪你的哎。”

項令嫻瞭然,不過她確實猜到,是虞承的手筆。

“好啦,我明天還要工作,你想留宿就趕緊去洗漱,”項令嫻拉起賴在床上的虞柚,然後無情地說道,“還有,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好好好。”虞柚撅著嘴,不情不願地去衛生間洗臉,嘴裡嘟囔著,哪有年輕人十一點以前睡覺的。

洗澡刷牙換了睡衣,虞柚從衛生間裡出來,項令嫻已經在床上躺下刷手機了。

項令嫻租的房子一室一廳,隻有一張床,所以每次虞柚來她家,兩人都是睡一起的。

虞柚鑽到被子裡,非要蹭在項令嫻身邊,順著手機螢幕的方向瞅,才發現項令嫻在搜躍動聲線官方的微博。

“你也關注躍聲啊!”虞柚瞪大眼睛激動道。

項令嫻被她一驚一乍地架勢嚇了一跳,回過神來才意識到她在說什麼,指指螢幕:“你也關注他們?”

“對啊!好多我喜歡的廣播劇、動漫,都是躍聲的CV配的,我超喜歡的!”

項令嫻這才記起,當初虞柚剛迷上廣播劇時,曾經試圖將這一藝術形式安利給她,隻不過項令嫻發現聽這些要花錢,這種亂花錢的東西,可勾不起她的興致。

虞柚如同每位試圖安利自己愛豆的追星少女一般,在發現身邊這位有成為同好的潛質時,她便徹底陷入瘋狂,開始介紹起躍動聲線的發展史。

躍動聲線工作室,創立於三年前,主要的合夥人主要有三位。

第一位,就是古風、翻唱、網配圈的古早真神,雲如聲。

在配音圈還是小眾領域時,他便活躍在互聯網上,成為一代人的本命。隻不過當年對他來說,配音應當僅僅是愛好,某天釋出一條暫停活動的微博後,消聲滅跡,再次出現在人們視野中,他已經擁有了新的身份,也就是躍動聲線創始人之一。

至於他為什麼迴歸,以及是怎麼與另外兩位認識等等這些問題,都成了謎團,三位從未公開回答過這些問題,粉絲也漸漸不再執著於此。

這第二位和第三位,兩人是同年、同寢、同專業的好友,一位是沅禾,另一位叫做Elio。

沅禾名字文藝,本人卻時常騷話不斷,經常在音頻直播裡和粉絲極限拉扯,當年他也隻是玩票性質的網配愛好者,之後拉著好友Elio入坑,兩人逐漸走紅於網絡,從網配轉到商配,兩人隻用了一年半。

“至於Elio……”虞柚故作懸疑。

項令嫻沉默著,聽到這個名字,她就知道他是喻澍。

如此簡單直白,確實是他的風格,而且當初這個英文名,是她在課上幫喻澍選的。

虞柚見項令嫻冇有理她的準備,頓了頓,就接著往下說:“其實他,我瞭解不多,準確來說他的個人資訊就很少,聲優祭、見麵會、漫展簽售他都冇參加過,而且他也冇有個人社交賬號,宣發和通知之前由沅禾代發,現在是直接由工作室釋出了,所以長此以往他的粉絲也就越來越佛。”說著還做了個拜佛的動作。

“他都不營業,粉絲喜歡他什麼?”項令嫻發自肺腑好奇。

虞柚想了想:“聲音吧?我也不清楚,主要我不太吃他那種冷淡的類型,我還是比較喜歡像沅禾那種,攻氣十足的,而且我看過本人,長得也超帥。”

第一次對即將入職的工作室有這麼多瞭解,資訊之密集,讓項令嫻消化了很長一陣。

臥室一片漆黑,靜謐非常,就在項令嫻以為虞柚已經撐不住睡過去時,房間裡忽然響起虞柚的疑問。

“令嫻小姐姐,你什麼時候關心起配音圈的事了?”

項令嫻玩心大起,清清嗓子,學著小時候看的番劇中配,夾著說:“就能不是我想進軍配音嗎?”

“……睡覺吧你還是。”

-你不去看看?”項令嫻心中一喜。後廚虞承又托著一盤麪包出來,到嘴邊想應下來的話又猶豫了。要是她去工作,咖啡店就要都丟給虞承,店裡雖然還有一個員工,但也隻是大學生兼職,不能每天都來,虞承他為了店付出很多了——“看我乾嘛?”虞承挑起眉看她,被她盯得發毛,埋頭夾麪包,“你想去就去,店裡冇那麼忙,不行就再找個兼職生,這點錢哥還是掏的起。”-吃過午餐,項令嫻換掉圍裙,準備去那家工作室瞧瞧。謝洛宇再三同她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