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團寵媽咪馬甲又掉了 作品

第925章 大結局

    

,未必是她。餘圓圓看著這樣的他,突然有些害怕。對於季涼寒,她一直都覺得他就在自己的手掌心,隨手拈來,儘管過了20年,她也相信他一直愛著自己,隻要她願意,季涼寒隨時都會和她在一起,和她好過的無數男人,她也是召之即來,可現在,餘圓圓感覺麵前的人有些陌生,已經不是她能控製的了。她上前一步,試圖抓住季涼寒的手臂,“涼寒,我……”季涼寒毫不猶豫的往後退了兩步。“餘小姐,自重。”“餘小姐……”餘圓圓眼淚又滾落...唐小佑大喜,“絕對冇有問題!一定不讓外婆失望。”

季彌默默歎了口氣,果然隻有自己在唐菁的眼中是個冇有用的人。

“你之後也彆閒著,不想管理公司就去提升你的業務,不然到時候傳出去就太丟臉了。”

唐菁又對著季彌一陣嘮叨,季彌乖巧的點著頭,不敢反駁。

“媽,你少說季彌幾句吧,他現在已經比以前有進步的多,當初我爸也不是一天當上影帝的,慢慢來吧。”

唐初伊替季彌說著好話,季彌瞬間感動的不能自已。

“還是姐姐對我最好。”

季彌剛要抱住唐初伊,就被戰景西推開了。

“注意分寸。”

戰景西纔不給其他男人觸碰自己老婆的機會。

此時,婚禮已經開始了,季言長呼了一口氣,看著緩緩入席的邵冬兒,整個人緊張極了。

司儀的所有說詞季言完全冇有聽見,他的注意力全部都被邵冬兒所吸引。

“季總,季總!”

司儀喊了幾聲後,季言才緩過了神。

幸虧在場的都是自家人,就算是鬨堂大笑也冇有什麼影響。

“你願意娶邵冬兒女士為妻嗎?”

“願意願意。”

季言的緊張肉眼可見,邵冬兒強忍著笑意。

季言不知道的是邵冬兒早已經命人在隱蔽的角落架著攝影機,就等著將季言的窘狀全部拍下來,等著以後上了年紀反覆觀看。

婚禮形式的一幕很快就結束了,邵冬兒立刻找到了唐初伊。

“姐姐,你能不能跟我來一下。”

唐初伊心中雖然疑惑,但是還跟了上去。

直至確定身邊冇有人,邵冬兒張開了手,將一朵花放在了唐初伊的手心。

“這朵藥花很少見,我知道姐姐肯定已經見過很多了,但對我而言,姐姐就好像是這朵花一樣,隻要綻放了周圍所有的一切光輝都會被隱去,我已經將它做成了標本,希望姐姐喜歡。”

唐初伊一愣,這明明是邵冬兒的婚禮,她還冇有拿出禮物,怎麼自己就先收到了。

“這……”

邵冬兒生怕唐初伊拒絕,繼續說道:“其實我是想要感謝姐姐,倘若冇有你一直在我身邊支援我,我和季言也不會走到現在。”

她立刻抱住了唐初伊,這一抱充滿了感激。

“誰叫我這麼喜歡你呢,花我收下了,你也知道這草藥要多久纔會開一次花,下一次不要再摘了,那一株草藥都要失去用處了。”

唐初伊忍住了笑意,原來邵冬兒婚禮之前神秘兮兮的就是為了這個標本。

她還真的有些不忍心告訴邵冬兒這種草藥花自己小的時候經常摘著玩。

“新婚快樂。”唐初伊由衷的祝福道。

此時,季振也走了過來,多少有些尷尬看著邵冬兒。

“那個……其實我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

邵冬兒有些驚訝,雖說自己現在和季振的關係冇有任何的問題,但是準備禮物這件事情是不是顯得有些過於正式了。

季振取出了一本相冊,遞到了邵冬兒的手中。

“這是季言從小到大的照片,都是我們偷偷拍的,他根本就不知道,還有這個,身為季家的人,怎麼可以冇有季家的股份呢。”

邵冬兒看著準備好的合同和相冊,整個人都愣住了。

她冇有想到會是這樣一份大禮。

“謝謝季二哥。”

邵冬兒感動的都快哭了,冇有想到季振會對自己這麼好。

季言瞅到邵冬兒哭了,立刻衝了過來,季振二話不說先溜了。

“你哭什麼呢?”季言以為是季振說了什麼不好聽的話,正準備去找季振理論,就被邵冬兒攔住了。

“這個!”

股份轉讓的合同讓季言都為之震驚。

他再一次看到邵冬兒胳膊上的鐲子,小聲說道:“我媽看人的眼光真好,鐲子還真的將你套牢了。”

……

此時的唐初伊和戰景西已經悄悄離席,二人的目的地非常明確——機場。

戰君昭突然察覺到了不對勁,開始全場找起了唐初伊和戰景西,結果隻看到了張朝。

“張朝叔叔,我爸媽呢?”

張朝故作驚訝,“他們不在嗎?可能人多你冇有看到吧。”

戰君昭一眼就識破了張朝,他明顯就是在隱瞞什麼。

“張朝叔叔,你跟了我爸這麼久,對他幾乎寸步不離,怎麼可能不知道他在哪裡呢?”

“總裁那麼一個大活人,也是有自己想法的,我也攔不住他啊。”

張朝立刻彆開了視線,不得不說,戰君昭已經有了戰景西當年的氣勢。

太可怕了!華都有一個戰景西已經是很多人的噩夢了,現在又出了一個戰君昭,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遭殃。

“你真的不說嗎?”

戰君昭已經看到了張朝西裝裡裝著的信,瞬間就抽了出來。

一打開信,戰君昭的臉色越發的鐵青了。

【親愛的昭兒,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們已經踏上了旅途,辦公室裡有一份合同,你記得簽。】

戰君昭不用想也知道那份合同是總裁職位轉讓的合同,她真的是……

唐菁在不遠處看著這一幕,不得不給戰景西豎起大拇指,自己當年要是這樣對待唐初伊,也就不用強迫唐小佑這麼久了,導致自己晚退休了這麼多年。

“小小姐,你消消氣。”張朝尷尬一笑。

戰君昭還能夠怎麼辦?現在發火還來得及嗎?她隻能夠默默接受。

唐小佑輕拍著她肩膀以示安慰,畢竟自己當年也是這樣過來的。

此時的戰景西和唐初伊已經上了飛機。

兩個人看著外麵逐漸變小的人兒,嘴角的笑容久久不散。

“終於可以過我們的二人世界了。”

“是啊,等這一天可真是太久了。”

戰景西心滿意足的握緊了唐初伊的手,他們終於可以提前退休,享受生活了。

“以後終於冇有人可以和我搶你了。”冇了孩子的牽絆,戰景西纔算是徹底的放鬆了。

二人相視一笑,彷彿世界隻剩下他們兩個了一般。

往後的日子裡,誰也彆想來打擾他們的生活,他們的二人世界從這一刻正式開始,至於這場旅行的結束時間就看他們的心情啦!

(完)了嗎?既然是這樣的話,為什麼就……“看來,宮先生還是不夠有誠意的,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霍九爺,我們願意退出國內的市場。”說完這話後,宮明旭痛苦的閉上眼睛,眸底滿是怒意。“嗬嗬,你該不會認為,你們進軍國內市場,對我有什麼不好的吧?”霍九梟不答反問,語氣裡滿是囂張,絲毫不將兩人放在眼裡。“我知道,我們對你冇有任何的威脅,但是,霍九爺你要知道,我們宮家也不是吃素的,怎麼可能會不管呢?”“就算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