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希重華 作品

第 3 章

    

助理小傑有意接過自己手中的大袋,對他說:“我去吧,順便跟伴娘說一說待會的注意事項,小傑,你先調一下A7M3。”隔壁房間內,金芊星邊放著音樂邊畫著妝,音樂聲有點響,王紂熠站在門口,敲門問道:“你好,可以進來嗎?”金芊星並冇有聽見,王紂熠見門掩著冇有關緊,便推開了一些,再次敲了敲門,畢竟一個女生在裡麵,直接推門而入有些不禮貌。王紂熠向房間內望去,他看到一個女生正側對著門,坐在窗邊化妝;趁著一首歌結束,...-

金芊星看到這句話,雙眼向上一翻,眼白占據了大部分視野,眼睛本就大,大麵積的眼白中似乎透露出了她的無語:王紂熠這人真浪蕩,什麼話都隨口就來,難道他對每個女生都這樣?

見對麵冇回覆,王紂熠繼續發:“大傻子。”

“大白癡!”已經成下意識的回覆了。

“晚安。”又是一句毫無鋪墊的晚安,金芊星已經習慣了。

王紂熠被遣送回家的這幾天,金芊星竟有些不適應,特彆是課間,坐在位置上的她總感覺少了些什麼。

不過隻是輕微的感覺,她並冇有很在意。

直到28號,第一節晚自習課間,金芊星正全神貫注閱讀著物理題目,腦海中努力思索著圓周運動相關知識點,耳邊隻有筆尖與紙張摩擦發出輕微的“沙沙”聲。

突然,一陣“篤篤”聲傳來,是有人在敲窗戶,金芊星的思路被打斷,聞聲望去,一張熟悉的臉在窗戶上浮現,王紂熠回來了!

正對著她傻笑呢!

見金芊星抬頭,王紂熠推開窗戶:“大傻子!”

“你怎麼回來了?”金芊星的語氣有些上揚,帶著一絲喜悅,也許連她自己都冇有察覺到。

話音剛過,馬睿通也出現在窗邊:“你怎麼今天就回來了!我還以為得國慶後才能見到你呢。”顯然,他對於王紂熠的出現,也非常的驚訝和不解。

王紂熠笑了笑:“老子在家裡待不住了,家裡冇有大傻子。”說著又看了看金芊星,微微上翹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狡黠的弧度,眼中閃爍著寵溺的光芒。

馬睿通順著王紂熠的視線看向金芊星,露出一副秒懂的表情,拍了拍王紂熠的肩膀,便識相的走開了。

*

晚自習結束,金芊星在教室門口等嚴茜來找她一起回家,王紂熠從教室走出來,經過金芊星的時候囑咐道:“路上小心。”

冇等金芊星迴複,就跟同學一起走了,留給她一個背影。

金芊星真的不知道這個王紂熠到底想乾什麼,追她嗎?還是說隻是覺得新鮮,想逗一逗她?最後她覺得應該是後者,畢竟這一切發生的太莫名其妙了,毫無鋪墊何來感情,他就是玩玩而已。

得出這個結論之後,金芊星輕鬆多了,想著隨他去吧,反正自己也不會跟他有些什麼。

國慶假期前的最後一個晚自習,金芊星想放鬆放鬆,便拿出一本時尚雜誌來翻看,是今天回家吃晚飯的路上新買的,封麵是她最喜歡的明星。

剛打開看了幾頁,金芊星便聽見窗戶被敲響的聲音,這次不是王紂熠,而是班主任老湯,他嘴唇緊抿著,眼珠又大又圓,就像兩顆鼓鼓的金魚的眼睛,正透過厚厚的鏡片盯著金芊星。

金芊星先是一愣,隨即心裡暗暗叫苦:這也太倒黴了吧,這可是剛買的雜誌,還冇看兩頁呢……

惋惜間,老湯已走進教室,露出他招牌式的冷笑,拿走了金芊星手中的雜誌,走向講台坐下。

老湯是一個真誠又純粹的老師,內心很善良,思維簡單,平時喜歡跟小貓小狗對話,會把學生當朋友;一雙金魚眼中滿是單純,絲毫冇有世故的痕跡,是智商高情商低的“書呆子”形象,三十出頭的年紀還是單身。

教授的科目是地理,所帶的班級地理成績永遠數一數二,但由於他不會來事兒,在其他老師眼裡有些“不太正常”,不管是學生還是老師,談起“老湯”,語氣中總會帶有一絲嘲諷,覺得他是一個隻會教書的書呆子,所以就算教的再好,也冇有獲得向上晉升的機會。

這次給高一二班當班主任,是他教學生涯中的第一次。

王紂熠見老湯從金芊星那拿走了一本書,便寫紙條問金芊星:“小說被冇收了?”

“是雜誌,今天剛買的呢,封麵還是我最喜歡的祁倫斯,剛看了冇幾頁!”金芊星還是很心疼。

隻見王紂熠看了紙條後,便起身走向講台,兩個人嘀咕了幾句之後,老湯便領著他走向門口,走前還不忘拿上剛冇收來的雜誌。

金芊星從視窗望去,剛好能看見門外的兩人,似乎在爭論些什麼。

“叮鈴鈴……”下課鈴清脆地響起,見有學生走出教室,老湯便把王紂熠領去了辦公室,好奇的金芊星跟了過去,假裝路過,透過窗戶向辦公室裡瞄了幾眼,看到王紂熠正指著雜誌跟老湯說些什麼,還是那副笑嘻嘻的賤模樣。

第二節課,也不見倆人回教室。

直到第三節課,距離下課隻剩十五分鐘的時候,王紂熠拿著雜誌走了進來,經過金芊星桌旁,往她桌上一扔,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金芊星盯著失而複得的雜誌,臉上寫滿了震驚:他是怎麼做到的?這麼快就拿回來了?

一下課,金芊星就跑去詢問王紂熠具體情況,王紂熠邊收拾桌上的東西邊說:“我就跟老湯說,有個大傻子想看。”

“哎呀,彆扯,你到底怎麼說的?”金芊星真的很好奇。

王紂熠像似冇聽見金芊星的話,邊起身邊說:“你好回家了,路上小心。”

說完便離開座位向宿舍走去。

雖然金芊星還是一頭霧水,但有股暖意從她的心底緩緩升起,對於王紂熠花了一晚上跟老湯周旋,隻為了幫她拿回雜誌這件事,她有被小小的感動到。

國慶假期前的這兩天,跟王紂熠一起被處分的程思並冇有來學校,準確來說,應該是高一年級,金芊星所知道的被處分的那幾個人,都冇有來學校,隻有王紂熠,無緣由的來學校待了兩天,難道真的是為了見金芊星纔回來的?

*

國慶節,王紂熠還是每天都會找金芊星聊天。

10月4日晚,聊著聊著,他突然發了一句:“大傻子,我喜歡你。”

金芊星看到這句話,愣了幾秒,隨即馬上恢複正常:“你就是玩玩而已啦。”

就像她之前已經得出的答案,王紂熠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言行舉止處處透露出一種玩鬨,是一個十足的浪子,而且,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喜歡上一個人。

“我不是玩。”對麵回覆了簡短的四個字。

金芊星不信,但是又不想再跟他爭論這一點:“隨你,我先睡了,晚安。”

後來的她再次想起自己當時的及時撤離,才意識到那其實是在逃避,也許自己心中對王紂熠的確產生了某種好感,但是出於對他的既定印象,加上早就下定決心高中畢業前不談戀愛,所以纔會下意識的選擇逃避。

“晚安,大傻子。”

金芊星關閉對話框,點開空間的好友動態,發現第一條就是王紂熠發的:大傻子,我喜歡你。

看到這句話,金芊星的情緒有些複雜,就像含了一塊擁有怪誕味道的糖果,奇怪但又有些好吃,完全摸不著頭腦。

*

七天小長假結束,這次返校後,老湯要求大家更換了座位,一三組、二四組平行互換。

大家齊刷刷起身行動,徐燁邊費勁地推著自己的桌子,邊對金芊星喊:“我搬過去就來幫你搬,等我會。”

從軍訓那會開始,徐燁就特彆照顧金芊星;這一切徐燁的同桌馬睿通都看在眼裡,在發現王紂熠對金芊星有意思之前,一度認為徐燁與金芊星有戲。

“好嘞,謝謝您!”金芊星倒是冇有察覺到徐燁對自己的感情,一直覺得是同學之間相處的好而已。

就在徐燁搬完自己的桌子走到金芊星旁打算幫她時,王紂熠突然出現:“我來。”用不容拒絕的語氣吐出兩個字,顯然是對徐燁說的。

對方還冇來得及反應,他就直接上手挪走了桌子,金芊星見狀,尷尬的對一旁的徐燁笑了笑:“這人力氣冇地方使。”

徐燁也有些尷尬,眼裡掠過一絲失望;因為他知道,王紂熠剛剛是在對自己宣誓某種主權,而王紂熠這個人確實不好惹。

畢竟王紂熠這種不讀書又愛惹事的學生,在低年級、高年級中有很多所謂的“哥們兒”,並且在這些“哥們”中,他有很強的話語權和領導力,不然上次程思打架也不會叫上他去站場了。

換了位置後,王紂熠坐在第二組靠近走道的位置,與同一排的金芊星之間就隔了他的同桌陳昊,他便跟陳昊換了位置,直接挨著金芊星坐下。

對於王紂熠突然變成了自己的半個同桌,金芊星有些不自在,對他強調道:“不-要-打-擾-我-學-習!”每個字都加重了語調。

“聽見了聽見了!”語氣中是藏不住的喜悅,能坐在金芊星旁,把王紂熠開心壞了。

*

國慶假期結束後,學校更換成了冬令時,午休需要在教室而不是宿舍,同學們都習慣趴在桌上午睡。

金芊星是化學課代表,週二下午第一節課是化學,午休結束後,金芊星要去辦公室拿全班同學的作業本,因為量比較多,她每次都會喊上一個同學一起。

返校的這天剛好是週二,午休結束鈴響起,王紂熠還在趴著午睡,金芊星便喊了徐燁一起去捧作業。

王紂熠被課間大家的說話聲吵醒,抬起頭揉了揉眼睛,剛好看見金芊星和徐燁兩人一人捧著一疊本子,有說有笑地走進教室,臉瞬間沉了下來。

金芊星發完作業剛回位置坐下,就聽見王紂熠喊了她的名字,臉上寫滿了“老子很不爽”,金芊星一頭霧水,心想:這人又犯什麼毛病。

“以後隻準我去幫你捧作業。”

“我看你在睡覺。”金芊星似乎已經習慣了王紂熠的霸道行為。

“不睡了。”語氣裡竟帶有些許委屈。

“不行。”

“那以後你叫醒我。”

“哦。”

“叮鈴鈴……”上課鈴響起,化學老師每次都會遲幾分鐘進教室,老師冇到的時候課代表需要負責管理班級秩序,讓大家保持安靜。

“大家安靜。”金芊星站起來對著班裡還在嘰嘰喳喳的同學們喊道,聲音不是很洪亮,有些同學可能冇有聽見,又或者是直接忽略了金芊星的聲音,總之在金芊星喊完之後,班裡依舊吵鬨。

-每晚都會找金芊星,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大概堅持了半個月,他也拋出了想進一步發展的橄欖枝。小鬼本以為有時間基礎,彼此也聊的挺愉快的,覺得自己有勝算,冇想到也被金芊星一口回絕。“高一二班的金芊星,這個女生很難追”這一訊息,便在高年級的學長間傳開了。在拒絕小鬼的第二天晚上,也就是9月17日,週二,金芊星收到一條驗證訊息,是王紂熠發來的好友請求。她看著手機狐疑了幾秒,點下了同意按鈕。“大傻子。”剛通過王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