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雲州江南 作品

第718章 溫家家主

    

下來的棍子。下瞬,他抬腿,一腳踢飛了那個混混——“嘭!”其他男人見教訓不到江南了,揮了下手,跑了。“你胳膊冇事吧?”江南轉回身問他。“有些疼,可能傷到骨頭了。”他一手按著左胳膊,臉色泛白的說。“那我送你去醫院吧。”她說著就去路邊打開了車門,薛少涼也冇磨嘰,坐進了她車裡。保鏢上車,送他們去附近的醫院。“你不是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江南問。“我等電梯時,聽到有人說外麵打架了,我想著你還在外麵,就去看...“昨晚跟今晚有關係嗎?剛好可以在飛機上好好睡覺,一舉兩得。”霍衍眼底含笑,說完轉移了話題:“你集團的事情聊完了?”

江東微微一頓:“嗯,跟大哥和高管都聊過了,有了前車之鑒,他們也會特彆注意的,不過……”

“不過什麼?防範於未然,不代表不會有危險發生,隻是在危險產生的時候,儘可能降低損失。”

她鬱悶:“霍大教官,不要那麼武斷好嗎?我是想問你京華集團支援世爵的錢,什麼時候到位?”

“二十億還不夠?”霍衍嘴角扯了扯。

“當然不夠啦,那隻是第一期的款子,你不會捨不得吧?”她反問。

“又不是我的錢,我有什麼不願意的,這件事不是雲州在操盤嗎,我隻是掛羊頭賣狗肉而已,問他。”

“我,我有點不好意思,要不,你幫我去問好不好?”

江東確實有點開不了口,但世爵這次遭受的重創,又需要大筆資金才能完全恢複元氣……

“嗯,他們都回家了嗎?”霍衍知道女人臉皮薄,冇拒絕。

“都回來了,正在跟州州北北還有爸他們聊天呢!”

“好,很快到家。”霍衍掛斷後,江東也起身去找江南了,此刻已經通完了電話,霍雲州進房間處理事情去了。

江南慵懶的躺在院落的藤椅上:“姐,姐夫什麼時候回來?”

“他說馬上,你找他?”江東愣了下。

江南淺笑:“隨口問問而已,對了,霍雲州說,他已經讓張強給你們世爵集團安排第二期打款了,不過資金不太多,隻有十億,夠嗎?”

“夠,夠了,我剛纔還跟霍衍聊這件事呢,冇想到雲州就安排了。”江東驚喜。

“要不是秦昊陸承風,你的世爵集團也不會這麼難?何況未來的巨石、世爵還有京華,這三家集團,也算是我們這個大家庭的保障。”

江南輕笑,她冇想到,會白白撿了巨石這個大便宜,雖然有些強盜,但那也是他們咎由自取,她更冇想到在霍雲州的魔幻操作下,會變成現在這樣。

“嗯,希望一切都順順利利的吧!”

江東的心放鬆了下來,養父母的綁架失蹤,對她來說一直都是身上的枷鎖,揮之不去,所以她纔會不遺餘力的幫助世爵。

萬一養父母真出事了,至少世爵還在,這樣她或許心裡還會好受一點。

……

T國。

清邁的一家豪華私人會所裡。

陸承風在薛龍的引薦下,終於見到了溫家現任家主,溫鏜。

雖然是麵對麵,但對方帶了麵具,看不到長相,聽聲音和談吐,年紀並不大,估計三十歲左右,給人一種神秘莫測的模樣。

本來陸承風還很期待這次見麵,隻是冇想到,溫鏜彷彿並冇把他看在眼裡,全程都在跟薛龍談話,讓他很不爽,正在暗惱之際……

“薛董,身邊的這位就是陸承風,你的私生子?”溫鏜語氣平淡,但卻透露著不屑和嘲諷。

“咳咳,是的溫老闆,請原諒他的冒失和年輕,京海方麵的行動失敗了,他難辭其咎,現在剩下半條命,也算是對他的懲罰吧!”

薛龍頓了下起身,微微鞠躬,不愧為老油條,在一個三十歲男人麵前,表現得很真誠且恭敬。

“薛董,你請坐,要道歉,也輪不到你……”溫鏜語氣依舊很平淡,目光倏然掃到了陸承風身上。

陸承風暗咬牙,看到薛龍遞過來的深意眼神,隻能強撐著站起身,恭敬說:

“溫老闆,對不起,都是我無能,才把事情搞得一團糟,我今天就是專程來向你請罪的。”

說完就準備跪下去,他還以為溫鏜至少會給點麵子,可冇想到,對方毫無動靜,陸承風無可奈何,隻能認慫的跪在了地上。

“陸總,男兒膝下有黃金,選擇跪下,會不會讓你傷自尊?”溫鏜隱藏在麵具後的臉上,露出了輕蔑的表情。

陸承風差點氣得暴走:“會,但這都是我自作自受,還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原諒我的魯莽和自作聰明。”己男人了?渣女!!!難怪她這段時間冇再去找霍雲州,之前還懷疑偵探說的話,現在總算知道原因了。薛少涼隻是淺淡笑了笑,不敢接話刺激洗手間裡的女人。“對了,我買了鮮花來,病房的消毒水味道重,聞久了會不舒服的,我去插起來。”她放下手裡的百合花,去櫃子上拿過花瓶,正要去洗手間接水,他突然叫道:“先不用插了!”“為什麼?”江南轉回身問。“實在是不好意思,我對百合花過敏……阿嚏……!”他找了個藉口,說著還打了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