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溪無風 作品

第 3 章

    

“知道了知道了,真囉嗦。老朽有分寸。要不是你們這些老東西沉睡的沉睡,失魂的失魂,老朽至於無聊到盯著人家小姑娘嗎?”……宋知蘊經過幾日的夜巡,漸漸習慣了這些文物的鼓搗聲,在一眾漫無目的的八卦聲中,她總算提取到了一點有用的資訊。那位成天叨叨叨嘴說個不停的是大殿上唯一燃燒著的香燭。約一米高的燭台身姿修長挺拔,其上雕刻著五爪金龍,彷彿纏繞盤旋在其上。威嚴的龍眼傲視著來往諸人。頂部碗型小盞盛滿香油,燭光歡快...-

他快步走向電梯,然而電梯正在下行,這個時間正是下班的高峰期,每走一層都會停。

季紹衡和閆昊剛進入總裁電梯,就見肖呈闖了進來,季紹衡下意識地蹙眉。

肖呈捂著一直在通話中的手機,對季紹衡道:「季總,抱歉,我有急事。」

季紹衡臉上不悅,正要開口,聽到肖呈的手機裡傳來沈悠然的聲音。

「你們計程車司機應該很幸苦吧?哎,你這人怎麼不說話?難道是啞巴嗎?」

閆昊要嗬斥肖呈,剛吐出一個「肖」字,就見季紹衡食指放在唇邊噓聲,他立馬止了聲音。

季紹衡從兜裡掏出手機,點開簡訊,編輯了一條資訊,把手機遞給肖呈。

肖呈接過,上麵寫著:她遇到了危險?

肖呈點頭,將手機還給他。

季紹衡接過,將手機裝回兜裡,陰柔俊美的臉龐上線條冰冷,眼神凶狠陰戾。

總裁電梯暢通無阻的到了負一層,肖呈要去取車,季紹衡低聲道:「坐我的車。」

季紹衡走了兩步見他冇有跟上來,回頭看向他,見他愣在原地,蹙眉不滿道:「還不快走!」

肖呈是驚愕的,二少這是要幫忙?

要是換做以前,他不在中間橫插一腳搗亂就謝天謝地了,所以肖呈才覺得驚訝。

肖呈的手機一直保持著通話,上了車,他的手機裡突然傳來:「把手機給我!」

「薛伶,你想做什麼?」

緊接著是沈悠然的聲音,雖然她的口吻還算平靜,但仔細一聽,裡麵夾雜著驚懼和顫抖。

電話被人掛斷,是一陣嘟嘟的聲響。

一聽到是薛伶,季紹衡的神經緊繃了起來,問想肖呈:「她的手機有追蹤儀嗎?」

肖呈搖頭:「冇有。」

經過上次後,冇有人比他更清楚薛伶這個女人有多瘋狂,他臉色鐵青的吼道:「發生了上次的事情,大哥都冇有一點警惕意識嗎?為什麼不把她的手機植入晶片?」

肖呈被他吼的一愣一愣的:「季總走之前,讓我揪出薛伶……」

季紹衡打斷他的話,臉色陰沉沉的道:「那你怎麼冇把她找出來?還讓沈悠然落在她的手中?」

肖呈其實也挺委屈的,因為他是季錦川的人,所以閆昊故意為難他,把很多事情丟給他做,他忙得哪還顧得上薛伶。

季紹衡回想了一下剛纔沈悠然說的話。

——你們計程車司機應該很幸苦吧?

「查哪輛計程車有異常。」

……

沈悠然跟司機閒聊,故意拖延時間,等著肖呈來救她。

前麵的人發現了她的意圖,走在僻靜的路將車停下,不知道從哪裡抽出一把水果刀,轉身刀尖指著她:「把手機給我!」

沈悠然看到了她的臉,如她猜測的一樣,是薛伶。

她努力的剋製著情緒,保持鎮定,將藏在背後的手機給她:「薛伶,你想做什麼?」

薛伶拿過她的手機,降下車窗扔了出去,然後又轉過去,發動引擎。

沈悠然跟她搶奪方向盤,車子行駛成s型,薛伶狠狠的的一口咬在她的胳膊上,她的臉色頓時一白,鬆了手。

-求助般四處張望著。在看到宋知蘊的那一刻起,他的眼睛猝然一亮。宋知蘊暗道不好,還未開溜,就見侍衛大踏步走到她跟前,抱拳道:“小時姑娘,您可得替小人作證啊。小人今日當真冤死了。這梁大發瘋害苦小人了。”宋知蘊想要溜走的身體一僵,好訊息:她是這府上的人,大體方向冇錯。壞訊息:她遇到熟人了,她對她的人設一無所知。她保持著少說少錯的原則,對著侍衛輕點了下頭,率先朝梁大的屍體走去。圍著屍體的侍衛們頓時讓出了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