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書苑
  2. 離家後父母追子火葬場了純淨
  3. 第306章 你很快就會多出一個小粉絲
許默許婉婷 作品

第306章 你很快就會多出一個小粉絲

    

麼少,僅僅隻有五百塊。前幾天聽到謝冰豔說的時候,還嚇了一跳。她以為謝冰豔給了許默不少錢呢!怎麼想到會這麼少!“我問過老三,這些年,你們好像都冇有給他買過幾件衣服,幾件鞋子!老三老四老五老六,我都問過了,大多都冇有!老三還說,許默都不賣給她,她憑什麼賣給許默!”許婉婷吸了吸鼻子,隻覺得心酸:“他一個月隻有五百塊,吃飯都不夠,你讓他怎麼賣?”許雪慧頓時皺起眉頭。“雪慧,你也是其中的一份子!”許婉婷忽然...“也很高興認識你!”許默也笑道。

“嗯嗯!”

小姑娘展現笑顏,年紀還小,似乎有些害羞,那俏臉紅撲撲的,眼睛眨啊眨的,充滿靈動,非常可愛。

她也並不多說,打了一聲招呼之後,轉身就走。

許默也覺得有趣,一個大小姐過來當服務員,雖然有,但是肯定不多,她估計是要求過來實習曆練的。

顧浣溪看了一眼笑道:“她估計是崇拜你!這種小姑娘,喜歡追星!”

“或許吧!你查的如何?”許默問道。

“薑家跟許博瀚冇有什麼關係。他們家很少參與這種商業局!這一次,應該是薑甜甜過來玩的!”顧浣溪笑道。

許默一聽,不禁點頭。

薑家來頭很大,這種商業局,確實不適合參加,因為他們家往往一個態度就能解決蜀中很多問題,他們若是派人來參加,那麼完完全全是掉價了。

這種二線家族,一般都是在自己的圈內玩高階局!

“這個薑甜甜性格活潑,有點叛逆,應該也是一個比較愛玩的大小姐!平常喜歡機車,在機車圈內頗為有名!她的性格比較另類,不是正統的大小姐!”顧浣溪又看了一下資料。

“不管她了!做咱們得事情!”許默看到宴席已經開始,一些歌舞團的人進場跳舞!

許安康也已經出現,就在另外一邊,與幾個投資人握手!

許默坐的位置比較偏僻,遠離主場,這邊還比較昏暗,所以注意到他的人並不多。

待會兒肯定會有不少創業者上去演講,拉動一下投資,活躍氣氛!

看到許安康出現,許默也不著急,等他上台即可。

過了一會兒,宴會中,音樂忽然響起來,果然出現了幾個女明星。

這幾個女明星顯然頗有人氣,當拿著麥克風走出來之後,宴席中忽然傳來一陣歡呼,有人驚叫了起來,把氣氛推到到**!

是許曼妮!

許默看了一眼,臉色頓時黑了!

許曼妮出現,倒也正常。

這個商業局,本來就是許家主場,許曼妮是許家人,跟許博瀚的關係還不錯,以前經常在蜀中拍戲,認識了不少人。

她在這種場合出現,再正常不過了!

許曼妮的經紀人公司,也在蜀中!

她看起來雙腿恢複的還不錯,竟然已經可以跳舞,許默還以為她至少會瘸掉呢!

許曼妮有自己的專屬歌曲,是以前許雪慧寫給她的,她唱的還不錯,可以引起一些人的歡呼!

如果不是見她穿的還算保守,許默當真想要衝上去扇她幾巴掌,出一口惡氣!

許曼妮還算有身份,在上麵唱了一首,引起一些人的歡呼,然後便走下來與眾人互動。

她看起來心情不錯,端著酒杯就給一些人敬酒,打開自己的關係和人脈,她這種小明星,很需要一些人的追捧。

宴席還在繼續,其他明星也跟著一起活躍氣氛。許曼妮在一些女保鏢的陪同之下,一路敬酒下來,走著走著,她忽然走到了這邊。

許默就坐在這裡,看著她端著酒杯滿臉笑容的過來!

“各位先生小姐,很高興你們過來參加宴席,我是許曼妮,許……許……先生!”

許曼妮似乎看到了助手呈上來的名單名字,微微愣了一下,然後才抬起頭朝著前麵看。

刹那之間,她從原來的滿臉笑容變成了錯愕,從錯愕變成了恐懼,在恐懼之中,似乎還蘊含著一絲絲的憤怒!

許默淡淡的看著她,冇有說話,想要聽一聽她要說什麼。

許曼妮忽然定在那裡,臉色變了又變,似乎也有些尷尬,憤怒道:“是你……”

有些咬牙切齒!

“什麼小明星?醜不拉幾的,學人家敬酒!這聚會究竟是誰主辦的?竟然找這麼醜的明星過來!”許默淡淡道,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

許曼妮一聽,愣了一下,瞬間從心中冒出一陣憤怒!

“你竟然也來這!你殺了俊哲!”許曼妮怒道,她最討厭有人說她長得醜,她從容貌上,確實不如許雪慧等人。

“這麼醜的明星,我勸最好還是把她趕出去!她有這個資格來這裡買醜?”許默繼續道。

“你……”許曼妮一聽,頓時想要破口大罵,但是她忍住了,冷冷說道:“許默,你會有報應的!”

“我會有報應,你就不會?許曼妮,許家出了你這麼一個隻會搔首弄姿的貨色,當真是丟儘了許家的臉!”許默毫不客氣!

“……你,你給我等著!”許曼妮連續被罵,隻覺得心中憋屈不已,隻能怒氣沖沖的轉頭離開!

顧浣溪看了許默一眼,不由歎了口氣。

事到如今,許默看到許家人還是不解氣,他恐怕很難過這個難關。

顧浣溪想了想,覺得他隻要結婚了就好,隻要他結婚了,有了自己的家庭,估計就不會在意許家這些人了!

如此想著,顧浣溪稍微開心了起來!

“許默先生,顧浣溪小姐,茶水!”許曼妮離開之後,又一個倩影把茶水送上來。

不是那薑甜甜還有誰?

這一次,她看向顧浣溪,眼中又充滿了崇拜:“聽說顧浣溪小姐是拚夕夕的掌門人對嗎?你們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後麵白手起家,一起創業,還考上了清北大學……網上有好多你的故事,冇有想到真人這麼漂亮!”

顧浣溪見她滿臉崇拜的模樣,心中樂了,想了想,笑道:“大部分都是真的!但是也有假的,其實我冇有那麼大的本事!”

“哦?那你們是怎麼做事業的?竟然短短幾年做的那麼大?我看網上的東西也不是很清晰!”薑甜甜笑道。

顧浣溪聳聳肩:“大部分都是他主導的,我隻是給他打下手而已!”

“哦——”薑甜甜看向了許默,然後一笑:“不好意思,打擾了!你們若是還要茶水和零食,請叫我,我就在另外一邊等著!”

“好!”

顧浣溪見這姑娘落落大方,不卑不亢,頗為有趣,也笑了笑。

“看來,你很快就會多出一個小粉絲!還挺狂熱的那種!”顧浣溪忽然回頭對著許默促狹笑道,覺得有趣!

“相對比薑家的勢力,我們做的事情,微不足道!”許默一臉平靜。

“也是!”!查出來了,許默也在清北上大學!”“也在清北?”“對!”“那就好!”打聽到許默在哪裡上大學,許德明頗為高興,一起在清北最好,省得兩頭跑。“先不要告訴你媽!顯得她又發瘋!”“媽最近的狀況……”許婉婷有些擔心。許德明冷哼道:“不用擔心她!她暫時死不了!她自己造的孽,自己承擔!我現在要看她以後怎麼向家裡人交代,怎麼向許默交代!”許婉婷看了看,頓時也覺得事情無解。許默已經知道是謝冰豔把他丟了,並且明目張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