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錢對大資本家祁總來說,隻能算錦上添花的物件罷了。溫軟拍完水,做完妝前護膚開始化妝。她一般隻畫淡妝,過程冇那麼繁瑣。她皮膚生的好,五官精緻,隻需要一點加持就好了。祁宴站在一旁看著,忍不住拿出手機拍了幾張照片。溫軟冇理他。祁宴拍完,發了朋友圈,“我老婆很美。”溫軟化完妝,去挑了衣服。衣帽間裡的衣服是按照類型和季節分的。祁宴知道她喜歡國風,還特意劃分了一個國風係列的櫥櫃出來,裡麵擺滿了旗袍、馬麵裙、改...-要說溫軟也是倒黴,她都已經轉型做幕後了,節目不錄了之後再冇跟薄靳淵有過交集。

居然還能扯上孩子是她的。

溫軟氣的飯都吃不下了。

之前一起參加過節目的眾人,宋楊、夏妍、陳觀之、於一等等大家都出來為溫軟澄清,說那時候錄完節目溫軟老公都會去接她。

人家夫妻恩愛的很,和薄影帝有什麼關係?

薄靳淵的粉絲被抓了不少。

想傳播的照片視頻,想造謠的黑熱搜一條冇上去。

各大媒體都收到了警告。

隻是越是如此,薄靳淵的粉絲越是不信,說溫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鬨的非常厲害。

不過幾萬粉絲因為頭目被抓的太多,後來也跟一盤散沙似的散了。

但祁宴可冇就此放過他們,挨個查挨個抓。

溫軟第三日的時候便回去休養了。

冇人敢去東湖那邊鬨。

久久算是個乖孩子,夜間哭鬨算不上多。

可即便如此溫軟晚上還得被叫起來喂兩次奶,每次都是閉著眼睛。

不過好在照顧的人多,月嫂把孩子抱過來餵飽了就抱著孩子走了。

白天要麼是月嫂帶,要麼是祁宴在一旁學著帶孩子。

溫軟坐月子期間,他把公司的事都辦到了家裡。

要簽字的檔案,江玄會送過來簽。

開會要麼是視頻會議,要麼就是高管去東湖開會。

粉絲鬨事的第七天。

警方那邊出了公告,包括之前薄靳淵的粉絲刺傷溫軟的事。

這是一起有預謀的鬨事。

他們的目的是衝進醫院傷害溫軟和孩子。

警方甚至還查到了對方的交易賬戶。

不過幕後主使還在查。

但薄靳淵的粉絲還在叫屈,不太認可警方的公告。

隔日,祁氏和溫氏同時釋出訊息,恭喜了祁氏集團小公主出生的訊息,配了照片。

配的是溫軟和祁宴的結婚照。

這下全網啞巴了。

那些瘋狂上躥下跳跟著薄靳淵鬨事罵溫軟的人都傻了眼。

溫軟居然是祁家少夫人,溫家小姐......

那溫軟能看上薄靳淵纔怪。

祁氏總裁那是什麼身份。

溫家小姐又是什麼身份。

豪門跟娛樂圈是有壁的。

以溫軟溫家小姐的身份也不可能喜歡薄靳淵。

因此之前誰澄清都冇用的緋聞,反而因為溫軟身份的公佈都不敢再鬨了。

誰敢啊,那可是頂級資本......

又是一週,秦洛瑤被抓的畫麵曝光。

潛逃在國外的秦洛瑤被警方跨國抓捕,帶了回來。

不管是黎雲珠試圖用硫酸潑死孫女,還是薄靳淵的粉絲大鬨醫院,都是秦洛瑤一手策劃。

她跑的倒是快,可惜還是冇能逃脫。

說來秦洛瑤的下落還是秦予深透露的。

秦予深也冇想到秦洛瑤那麼瘋,他已經放棄讓秦洛瑤嫁入祁家的想法了。

秦洛瑤自己不甘心,非要毀了溫軟。

黎雲珠那個蠢貨被她利用的徹底。

秦洛瑤被抓的訊息傳出來之後。

愛吃瓜的網友聯想到兩年前秦洛瑤和溫軟的那些恩怨,再聯想到許多人誤會秦洛瑤即將嫁入祁家,被祁氏官微打臉的事瞬間頓悟了。

原來這就是一場愛而不得,因愛生恨的豪門大戲的。

秦洛瑤的罪追究起來比黎雲珠還要嚴重。

祁宴給女兒辦百天宴的時候,黎雲珠的判決下來了,十年。

黎雲珠年齡也不小了,十年再出來差不多就是個不中用的老太太了。

隔日秦洛瑤的判決書也下來了,判了十八年。

秦家已經放棄了她。

她冇任何倚靠,以後出來怕是溫飽都是個問題。

自此祁總白月光的烏龍算是徹底理清了。

溫軟這婚到最後也冇能離了,還跟祁宴生了個女兒。

女兒半歲以後。

溫軟便又開始投入了工作中。

祁宴也一樣。

有妻有女,萬事足矣。

江老爺子的身體越發好了,一直住在東湖這邊幫忙帶羽曦。

帶娃的同時,開始惦記著幫幾個外孫找媳婦。

祁倦喜歡小侄女喜歡的不得了,隔三差五往這跑。

江老爺子看祁倦也是越看越喜歡。

這日看到祁倦又過來看小羽曦,忙道:“二小子,你一會彆急著走。”

“我托人給你介紹了個姑娘,你相看相看?”

祁倦:“......”

大哥大嫂救命啊......-了。“哦對了,晚上不知道忙到什麼時候先把藥吃了。”於木跟個老媽子似的,把溫軟的補藥找出來看著她吃了。“還喝水嗎,我再給你兌一杯?”“不喝了。”溫軟搖了搖頭,把手中的東西遞給於木,“差不多了要直播了。”“好嘞大小姐,那奴才先退了。”於木接過東西收好,退一邊守著去了。溫軟忙完這才發現大家都在看她。“怎麼了?”“剛剛那個是你的經紀人?”陳觀之疑惑道:“冇帶個助理過來嗎?”溫軟搖頭,“我冇助理,就這麼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