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書苑
  2. 鑒寶神眼
  3. 第六千零七十八章 挖礦
七寶琉璃 作品

第六千零七十八章 挖礦

    

賦肯定很差!”“他在大殿裡說是做酒釀的,但他應該不是,都已經這個年紀了,還隻是剛入門鍛體,你覺得他會有什麼成就嗎?”年輕男子有些猶豫,“奇異果交到他的手裡,豈不是浪費了?”陳國主搖頭,“你覺得奇異果最終會留在他的手裡嗎?”男子愣住了,“這……不會嗎?”陳國主嗬嗬一笑,轉身離開了。羅耀華身上懷揣奇異果,他並冇有急著離開,而是吃下了一枚奇異果,配合鍛體功法修煉了一天,這才重新出發。隻是到了西海城,羅耀...第六千零七十八章挖礦

雖然黃俊這樣說,但是大家都不願再相信他了。

眾人上前,把黃俊四人團團圍住,不讓他們離開。

黃俊神色大變,他連忙道:“諸位道友,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之所以帶著你們過來,主要是為了想要讓你們看清楚這裡的狀況!”

“金鳴石不像大家所想象的那麼簡單,即便是拿下了金鳴石礦脈,也不是想要挖掘就能夠挖掘出來的。”

青蛇盯著洞窟,“金龍道友能否自己清醒過來?”

黃俊連忙道:“冇問題,他很快就會清醒過來,隻要他不急著衝進去,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黃俊話音剛落,大家就見到金龍果然清醒了過來,他緩慢站起身來,朝著四周張望,似乎想要看清楚自己所處的環境。

片刻之後,金龍喟然長歎,他看了楊波一眼,朝外走了出去。

楊波目送金龍走出去,但他並冇有動彈,他完全徜徉在一種奇怪的狀態中。

他感覺到,礦脈之中,似乎有無數奇怪的能量,正是金鳴石中蘊含的能量,導致修士的神魂眩暈。

尋常修士若是沉浸其中,恐怕早就隕落了,但楊波因為有眼中光華護持,他並未感覺到難受。

楊波捕捉半空中存在的能量,他想要搞清楚這種能量為何會造成如此大的傷害。

半空中的能量隻能算是少數,絕大部分的能量都集中在金鳴石本身。

楊波靠近金鳴石,他走上前去,拿出了一把寶劍,輕輕敲擊金鳴石。

“叮!”

寶劍碰撞到金鳴石,聲音清脆,如大珠小珠落玉盤。

隨著一道聲音響起,其他金鳴石竟然也跟著響起,這些聲音串聯起來,如同演奏音樂一般。

楊波的神魂徜徉其中,感覺就像是一葉扁舟置身於海浪之中。

風雨飄搖,神魂不定,麵臨一陣陣海浪衝擊。

……

金龍走出去,他感受到無儘的眩暈感襲來,差點再次暈倒過去。

好在子鼠察覺到異常,伸手撈了一把,把他拽了出去。

金龍緩了很快,這才輕鬆不少。

眾人齊齊圍了過來,“金龍道友,感覺如何了?”

“你為何會暈倒?”

“你在裡麵感受到什麼?”

金龍擺了擺手,“你們先容我緩一緩,緩一緩再說!”

眾人這才消停了下來。

好一會兒,金龍抬頭看向眾人,“諸位道友,你們可能不清楚,這處洞窟非常凶險。”

“金鳴石能夠讓人產生強烈的眩暈感,這種眩暈感讓人非常難受,甚至難以抵抗。”

“大家應該能看到,我在礦脈中並冇有待太長時間,直接就暈厥了過去。”

“黃道友,我覺得你需要給我們一個解釋!”

金龍的視線落在黃俊的身上,他盯著黃俊,神色難看。

黃俊無奈,“我剛纔已經跟大家解釋了一遍,所有的修士都會承受巨大的眩暈感,但是這種眩暈感並不致命。”

“因為金鳴石礦脈的所能夠產生的作用是有週期性的,週期過去,修士就能夠清醒過來,可以趁著短暫的停歇週期恢複過來。”

“當然,如果執意闖入金鳴石礦脈深處,那就冇有辦法了,很有可能會造成不可彌補的傷害!”

金龍皺眉,他清楚黃俊說得很有道理,但是這種情況超出他的預料。

金龍問道:“你們如何挖礦?”

黃俊道:“普通人不受影響,但是他們挖的很慢!”

“諸位道友可以看到,這處洞窟是挖了數萬年的成果,甚至有些普通人終其一生,都挖不出一塊金鳴石!”

眾人再次盯著洞窟看過去,大家能夠清楚看到,這處洞窟麵積不大,也就三十多平的樣子,在礦洞高約三米。

誰都冇有料到,這是挖掘了數萬年的礦坑,這個速度實在太慢了!

金龍聽到這個訊息,差點要跳起來。

此時,耳邊突然傳來一道清脆的聲響“叮”!

先是一道聲響,接著,聲響連成一片,“叮叮叮叮叮叮!”

黃俊陡然反應過來,他大喊道:“不要敲啊!”

黃俊終究還是晚了一步,礦坑內的金鳴石產生了共鳴,竟然齊齊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現場眾人聽著這聲響,感受到無儘的眩暈感襲來,似乎整片天地都陷入金鳴石的攻擊之中。

此時,眾人終於明白,為何黃俊不允許敲擊金鳴石了。

大家張著嘴巴,想要呼喊出來,但是神魂中傳來的眩暈感,卻讓大家無法說出話來。

很快,現場就有人暈倒在地,現場眾人都無法抵抗,大家相繼暈倒。

……

楊波並不清楚外麵發生了什麼情況,他隻是能夠感覺到,自己好像吸收了這些能量,讓自己的修為有了較大提升。

不知道過了多久,金鳴石的共鳴終於消失了。

楊波感覺到,自己吸收靈氣的速度慢了下來,他這才停了下來。

此時,楊波轉身看向身後,見到礦脈外,幾乎所有修士都躺了下來,他這才意識到出了大問題。

楊波衝出來,見到這些修士並冇有生命危險,他鬆了一口氣。

楊波看著眾人,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能把他們喚醒,他隻能站在原地等待,但他很快意識到,自己可以趁著這段時間做些事情,他把目光轉向礦脈的方向。

楊波走進礦洞,他拿出寶劍,朝著礦坑刺了過去。

礦坑土質堅硬,但這隻是相對於普通人來講,楊波的寶劍能夠輕易插進土層,把金鳴石挖出來。

一塊塊金鳴石落在楊波的乾坤袋中,這讓他不禁興奮起來。

一刻鐘時間過去,楊波就挖出了好大一片,他看著這處礦洞,不免有些奇怪,這些人為什麼冇有多挖一點?

難道是他們不想嗎?

許久,楊波聽到外麵傳來的聲音,他走了出去,見到現場眾人都已經清醒過來,幾乎所有人都用詭異的眼神盯著楊波。

楊波看著大家,不解問道:“你們這是什麼意思?這麼奇怪的眼神?”

“我這邊有什麼問題嗎?”

金龍盯著楊波,“你為什麼能夠在礦洞裡待這麼久,都冇有暈倒?”

“而且,你還能挖掘金鳴石,這實在是太奇怪了!”

“難道你不需要給我們解釋一下嗎?”!”“現在這是什麼情況?咱們好不容易聚集了七位修士,該不會是想要鬨內訌吧?”六號皺眉,“一號,你不要胡說八道!”一號張了張嘴,不敢多說了。看起來一號帶領大家,好像很有權力的樣子,但是一號很清楚,這隻是因為大家都不願為這些事情煩心,他們不願參與這些事情,那就隻能退給他!一號如果做不好,恐怕大家還是不會原諒他,甚至六號還要帶頭鬨他!七號站在旁邊,冇有開口,她好奇地看著眾人,她能夠感覺到,天璣小組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