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書苑
  2. 古代:我和贅婿兄長互換身份
  3. 第621章 前腳剛走,前線就出變故
酒白 作品

第621章 前腳剛走,前線就出變故

    

個時候許老三喊了一聲許元勝。許元勝擺了擺手,讓方柔趕緊回家,就先離開了。方柔氣的跺了跺腳,轉身冇有走,而是去了做飯的那塊區域。那邊許元勝和許老三等人,又進了一趟土窯裡。已經開始下一道工序了。初次熬製已經成功,也進行了初次過濾粗渣,接下來就是運到後麵專門開辟的一塊區域進行發酵糖化。許元勝等人進入一座土窯裡後,就被其內的熱浪滔滔給蒸的渾身發熱。“人要來回替換著。”許元勝關心道。“冇事,都是青山村的棒小...-

此刻軍政處內。

許元勝的一番話說完,大家都沉吟在思考。

一直以來,大家想的最多的還是西線和大荒國的戰事,對戰大荒國,奪回渭河平原,被認為是頭等大事。

此刻西線和大荒國還在打著。

戰場格局,竟是陡然轉變成了內戰方麵上。

眾人都是浸淫官道和軍方大半輩子的老人了,很快就意識到了箇中關鍵處,一個個驚出一身冷汗,看向許元勝的目光也陡然變了,現在的年輕人愈發不簡單。

“兩江重鎮夾在南北朝廷之間。”

“我南方,說實話整體戰力上是要弱於北地偽朝廷。”

“就是和兩江重鎮相比,也隻是在伯仲之間。”

“放著兩江重鎮這個不確定的龐然大物,居於臥榻之側。”

“現在想想,這個熟悉我們,並臨近我們的敵人,確實是比北地偽朝廷和大荒國,還要更具備危險。”

“一旦發生戰事。”

“滄江一線倉促的部署上,真的能抗住嗎?”

江南重鎮的候光耀沉吟道。

“兩江行省和西川行省接壤之處,若是兩江重鎮攜所有兵力衝入西川行省,西線大軍又在和大荒國交手,那兩江重鎮的數十萬兵力就近乎是衝入毫無阻礙之地。”

“到那時,我們江南重鎮和東南重鎮也是鞭長莫及。”

“實話實說,真是和兩江重鎮交手,陸戰之上,我們兩家縱使聯手也是不敵。”

“許總兵,擔心兩江重鎮方麵,是妥切的。”

東南重鎮的海無涯也是凝重道。

“換位思考之下。”

“兩江重鎮夾在南北朝廷之間,應該也頗為不舒坦。”

“或許是我們把問題想得過於嚴重了。”

“當然,防患於未然,是應該的。”

唐晏廷開口道。

“諸位。”

“我們輸不起。”

“先和大荒國交手,就是防範兩江重鎮和大荒國同時對我們進行攻擊,使得南方朝廷陷入絕境。”

“而現在的局勢。”

“第一把戰略縱深繼續延長,若能推進到第八關的星海城,占據了那片綠洲,奪下被譽為大荒國糧倉之地的星海城,大荒國縱使有兵,也無力再次侵犯我們南方,大荒國的威脅可解。”

“第二,裹挾宋牧的兵馬繼續往南走,一是防備兩江重鎮南北呼應,二是儘可能的削減兩江重鎮的實力,據我所知,這批入南方的十五萬兩江重鎮的兵馬是其精銳兵士。三,決不給兩江重鎮發難的機會。”

“現在大勝朝廷雖然崩塌。”

“但國體尚在,道義尚在,人心趨穩尚在。”

“隻要兩江重鎮冇有拿得出手的理由,他就不敢冒然侵入我南方。”

“這也是我欲帶著大軍,裹挾宋牧僅剩下的兵馬,繼續往南進攻的原因,隻要離得遠,才能讓北地的兩江重鎮冇有機會接觸到宋牧。”

“當然,任何部署都有一定風險。”

“不過隻要足夠快,我想還是問題不大的。”

許元勝直言道。

“若是繼續往南。”

“大軍的狀態能扛得住嗎?畢竟此行天時地利已不在我方,已是深入了大荒國腹地了。”

萬樹森沉吟道,他明白,許元勝在賭,賭能滅了宋牧所屬,還能解決大荒國的威脅,及時迴歸西川行省。

在賭,北地的兩江重鎮不會突然進攻南方,縱使進攻,西川行省在接壤處能夠擋到,他帶大軍歸來。

但仔細想想,這個部署無疑利益最大化,且有可能實現。

“狀態向好。”

“新兵集結,正待大展拳腳。”

“另外渭河平原是我大勝固有的領土,越往深處打,收服的失地越多,大家的戰意隻會更強。”

“當然。”

“我會時刻注意大軍動向,一旦不妥,會立即退居第五關天羅城,依牢牢掌控天羅城為最後底線。”

許元勝說道。

“那你需要什麼?”萬樹森直言道。

“糧草,軍械以及境內對於進攻大荒國的呼聲。”

“戰爭進展到這一步。”

“已非秘密。”

“糧草短時間內,還能勉強供應,我已在關外儘俘草原上大荒國部落之眾,大軍推進之地,再無散落的大荒國人,後續運糧大致是安全的。”

“但軍械必須儘快補給,我需要大批量的精鐵以及鐵礦石。”

許元勝說道。

萬樹森看向候光耀以及海無涯。

“陸戰我們戰力不行,海戰無需軍刀等,除弓箭之外,我可命所屬軍隊把軍械儘可能的收攏,送抵前線。”候光耀沉聲道。

“東南重鎮也可。”海無涯沉聲道。

“送達天河縣即可。”許元勝說道,尋常軍械不缺,缺的隻是弩箭相關以及配套騎兵的戰甲等。

畢竟這次在天羅城內,挑挑揀揀後估摸還有約乎四萬匹戰馬可用,要為這些戰馬以及所屬騎兵,進行配裝。

“可!”候光耀和海無涯皆是點頭。

“從北地購入鐵礦石,現在越來越難了。”

“臨時尋找鐵礦,也非一時半會能夠解決問題的。”

“我會向南方五大行省下達命令,民間應該還有一筆龐大的鐵器儲存。”

萬樹森沉吟道。

候光耀和海無涯皆是點頭,這是砸鍋換成鐵。

“農具,不能流入戰事環節。”

“讓民眾量力而行即可。”

“戰爭已是不得已,不能繼續再疲民了。”

許元勝提醒了一句。

“糧草方麵。”

“到時候如何送達最前線?”

萬樹森有所擔心,過去前線就在家門口,反而運輸容易。

就在這個時候。

侯坤在門外請示。

“進來吧。”許元勝招了招手。

“大人,這是陳碩發來的。”侯坤遞過來一封信。

許元勝打開信匆匆閱完,擰眉,稍後纔是舒展開。

“元勝,何事?”萬樹森擔心道。

“老師請看。”許元勝遞過去那封信。

萬樹森看完之後,就遞給了一旁的唐晏廷,稍後傳閱給候光耀和海無涯兩位總兵。

“萬幸。”

“元勝早有部署。”

唐晏廷也是倒吸一口涼氣。

“兩江重鎮,果然狼子野心,該死,該殺。”萬樹森沉著臉道。

信的內容。

南苑王突圍,兩江重鎮負責圍城的兩萬兵馬並未和其產生大的衝突,疑似反叛。

現雪山城,歸於我方之手。

“派人告訴熊鯤和向天雷。”

“立即拔營往南走。”

“不要給宋牧任何前往雪山城的機會。”

……

“另外雪山城外收尾工作,一定要做好了。”

許元勝對侯坤說道。

“是!”侯坤鄭重點頭,轉身去安排。

其他人看向許元勝,心頭皆是狂跳,收尾工作?到底收的誰的尾巴?

不過此事,大家都冇有當眾談,信的內容很簡單,忽略了關鍵過程,明顯不想被太多人知道。

接下來簡單談了一些事後,就各自散了。

萬樹森單獨留下了許元勝。

“兩江重鎮那疑似反叛的兩萬人,如何了?”萬樹森立即直言道。

“老師,不是猜到了嗎?”許元勝說道。

“兩萬人,整整兩萬人。”

“訊息若是走漏,這就會成為北地兩江重鎮發兵的最有利藉口。”

萬樹森心頭一震,好傢夥,兩萬人若是敵軍倒也無妨,但偏偏是兩江重鎮的兵馬,嚴格來說,此刻還是屬於盟友。

“本來想給他們一個英勇就義的機會。”

“讓他們和大荒國兵士,戰鬥到最後一刻,也算全了他們一番為國為民之心。”

“可惜!”

“他們為了奪城,和南苑王私下通訊,所謂的疑似反叛,隻不過給兩江重鎮一個臉麵罷了,在我看來,那就是背叛了大勝。”

“老師,對付叛敵,又該如何辦。”

許元勝直直的看向萬樹森。

萬樹森很快冷靜了下來。-定大局。”許元勝是不想帶他老人家一起去的。“現在兩縣交界線,纔是大局。”“我若不親自去,讓兩縣交界線內遷的二十五個村子,數千村民怎麼看我們青山村。”“他們可是衝著相信你和我們青山村而來的。”“萬一局勢失控,有我在,你還有後路。”許老三和煦的看向許元勝,老眼內滿是關愛。“三爺。”“您老放心,一定不會有事的。”許元勝心裡一熱,知道最後一句話纔是主要原因,他老人家是怕影響了自己的名聲,名聲這個東西在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