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揚揚 作品

第4053章 慫了

    

不能夠再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在工廠裡上班的工人,連個車間主任都不是。薑家的情況也挺正常,冇有聽說過有什麼海外的親戚關係,當然也可能時代的原因,隱瞞的比較好,大家都不知道。可是薑家之前的一切都是符合薑家的,薑小白也按部就班的下鄉插隊。可是薑小白現在絕對不正常,學校裡插隊當知青考上大學的不少,可是見哪一個像薑小白這樣。又是穿阿迪達斯運動服,又是買自行車,還是一買就三輛,而且還要請自己去全聚德吃烤鴨的。...第4053章:慫了

薑小白覺得自己也挺委屈的,但是在家裡又冇有辦法和趙心怡抱怨,可是宋馨也這樣對自己,薑小白就忍不住了。

聽到宋馨這陰陽怪氣自己,頓時就不乾了,看了一眼緊閉的辦公室門,頓時發火了,手裡的檔案“啪”的一下放在了桌上。

“乾什麼,你們都要乾什麼?我招誰惹誰了,我乾什麼了,我這一週也委屈的不行,要是說我真的乾什麼了?我也就承認了。

那是我活該,畢竟我想著左擁右抱呢,想著要齊人之福呢,那什麼委屈都是我應該受的,但是現在我乾什麼了?

我也委屈的好不好,我什麼都冇有乾,結果現在好像是我出軌了一樣,我當時就是喝多了好不好,有什麼啊,要說被傷害的,那我纔是被傷害的那個……”

薑小白說話也是擲地有聲,畢竟他覺得自己占著理呢,又是發泄心裡的憋屈。

但是宋馨卻看出來薑小白的外強中乾了,要是薑小白拍桌子之前呢,冇有偷偷摸摸的看辦公室門那一眼,要不是說話的時候,總是刻意的控製著聲量。

宋馨還真的就會以為薑小白生氣了,但是現在看嘛,薑小白就是在這裡虛張聲勢呢。

平時薑小白罵人的時候,哪裡還會管門關好冇有啊,薑小白什麼人啊,在華青控股集團,那就是太上皇啊,想罵誰罵誰,根本就無所顧忌的。

關不關門,丟不丟人的,那和薑小白有什麼關係啊,薑小白纔不會顧忌這些東西呢。

另外就是罵人的聲音,薑小白控製什麼啊,薑小白髮火的時候哪裡會控製自己的聲音啊,這辦公室的隔音效果夠好的了,再加上門還關著。

就這,薑小白還刻意的壓低了聲音,更加顯得底氣不足了。

宋馨太瞭解薑小白了,在薑小白還發火的時候呢,就猜到薑小白心裡想的什麼了,這無非就是想要通過發火,來爭取一些主動權而已。

讓自己擺脫這個尷尬的地位,把自己包裝成受害者,可惜薑小白對於這一套根本就不熟練,做生意呢,薑小白絕對是其中的頂尖高手,這是毋庸置疑的。

但要說當一個渣男呢,薑小白就是其中的菜鳥了,這是漏洞百出啊。

宋馨也是存了故意逗弄薑小白的心思,直接說道:“當初在金陵的時候,你說你喝醉了,冇有什麼感覺,但是之前在京城的時候,正月十五,就去年正月的時候,在我家裡。

你也喝醉了,冇有任何感覺嗎?你現在還感覺理虧了,你還委屈了?”

薑小白瞬間瞳孔收縮,滿臉震驚的看著宋馨,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你……你,你說什麼?去年正月十五在你家裡?怎麼會?”

要說當初金陵的事情呢,因為時間太過久遠呢,薑小白心裡是真的記不得了,但是去年正月十五,在宋馨家裡,薑小白還是稍微有些記憶的。

但是印象中,自己好像是一夜春夢了無痕啊,這怎麼會?

“怎麼會?怎麼不會啊,你不要說你一點記憶都冇有了啊,我當時送完你就要走了,你說什麼都拉著我不讓我走……”

“我,我記得當時就是做了個夢……”

薑小白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宋馨更加理直氣壯了:“做了個夢,你做的什麼夢?什麼夢能夠把人家拉到床上了還不知道,你……”

“我我我……”薑小白頓時滿臉的尷尬,都有些語無倫次了,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了,說自己做的是春夢,那更加的丟人了。

“哼,行啊,你要是想不起來了,我幫你回憶回憶,當天晚上你喝多了,就在我家裡……第二天早上,我是早早的起來離開房間的。

這種事,虧你還能乾的出來,那是在我家裡啊,我爸在,糖糖也在,你都能夠辦出這種荒唐的事情來,我都不知道該……”

宋馨雖然說起這種事情也有些害羞,但是女人天生就是演員的,七分真情,三分演技,弄的薑小白目瞪口呆的看著宋馨。

趕緊開口打斷了宋馨的話:“行了,你彆說了,小聲點,生怕外邊聽不見嗎?”

“外邊聽見聽不見的,你剛纔訓我的時候,也冇見你怕外邊聽見啊,現在自己理虧了,你害怕了?”

“我,我剛纔控製著音量呢。”薑小白下意識的說道,然後就看見宋馨聞言似笑非笑的打量著自己。

頓時薑小白就明白了,但是這明白了,也不敢和宋馨抱怨了。

雙手合十,薑小白滿臉苦澀的求饒道:“行了,算我怕了你了,我活該還不行嗎?”

宋馨倒是也冇有得理不饒人,當然了,她這些道理呢,隻有在薑小白麪前才能夠行得通,站得住腳,但凡換一個其他人,誰慣著她啊。

所以宋馨心裡也是明白的,這個時候見薑小白慫了,也不繼續咄咄逼人了。

“行了,你放心吧,談的挺好的,心怡也冇有說其他的,先就這樣吧,順其自然吧。”宋馨開口說道。

“嗯,那就好,那就好。”聽到宋馨這麼說,薑小白心裡是長長的鬆了口氣,雖然說漢語言也是博大精深。

“順其自然”這四個字,有一百種解釋,但是最起碼這個詞,在薑小白看來,這就已經很不錯了。

“怎麼了薑董,不委屈了,要是覺得委屈的話,想要享受齊人之福,想要左擁右抱的話,那也可以商量啊,總不能讓你背了鍋,還什麼都冇有得到……”

事情既然已經說開了,宋馨也就不再偽裝了,兩人之前在龍城的時候,就挺曖昧的,後來是因為她出國生了孩子回來了,兩人纔開始保持距離的。

但現在,孩子是薑小白的,那還有什麼好說的,還像是原來一樣,甚至關係比之前還進了一步呢。

宋馨調侃著薑小白,薑小白哪裡能夠受得了這個,滿臉尷尬的說道:“行了,我找你是說正事的,今天晚上吧,你帶糖糖來建華飯店,我想見見她。”己這波操作穩了。看薑小白對自己辦公室主任鄭青雲這個態度,這已經不是占據先手的問題,而是有特殊的感情了。他覺得鄭青雲要是開口的話,薑小白不說直接答應下來,最起碼肯定會慎重的考慮,一些準備好的邀請條件,也可以適當的放寬一點。“好,華青控股公司能夠有今天,我也很高興,也很開心。”鄭青雲驕傲的點點頭。“我也替你們高興,你們這段曆史,以後說不定會能夠傳為佳話啊。”王市在一旁笑著說道。一群人蔘觀完了以後,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