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書苑
  2. 伴神而行
  3. 灼灼其華
櫻花下的花瓣 作品

灼灼其華

    

走到拐角去,溜到旁邊的屋子裡去。來回丫鬟們端著糕點在走廊處穿梭,紫黛趕緊把門關上,省的被髮現,這纔打量起這屋子,簡單精緻的擺設,裡屋中赫然發現個男的在打坐,竟是在混混手中救她的人。淩冽也發現有人來了,睜眼竟然是剛剛救過的女子。盯著她道“你怎麼跑這了?”紫黛愣住,雖知道對方是仙界的人但不知他到底要乾什麼還是不要暴露身份,委婉道“我在回家的路上遇到惡霸了,在逃跑的路上看到這邊人多,就躲進來了。呃,公子...-

淩冽拉著紫黛就進去了,周圍瞬間就變成桃花林錯落有致,自動讓出條道路,走了一段路後就又回到原處了,桃樹會自動不停的移動,原來是迷陣啊

淩冽問紫黛“你懂這是什麼陣法嗎?”紫黛搖搖頭,她對這種算計人的東西從小就不感興趣。淩冽倒是知道一點兒但冇實戰經驗,一時之間也冇看懂,倆人就這樣兜兜轉,再次回到原點。

紫黛與淩冽相視一眼,心知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倆人左右開工,紫黛掌中催動凝冰術準備將左邊桃樹毀掉,淩冽祭出火焰掌準備將右邊桃樹燒掉。

乎聽“各位大仙手下留情啊,小仙可是費了好大的勁兒才養成的桃林”

淩冽道“那你還不趕快顯出原形?”

剛剛桃林不見了,一座氣派的府邸便出現在二人麵前,門自動開著。進去後,一身白衣手握玉笛,俊郎中帶點媚惑氣息的男子,坐在茶桌前。

當看到紫黛時,桃妖愣住了,但也是瞬間就恢複道“姑娘可是叫紫黛”

紫黛迷茫道“你認識我嗎?”桃妖開心道“你還記得小時候你調皮,偷懶不想學法術,就偷偷變成石頭在我樹根處躲嗎?”

記憶如泉水般湧出,她尤記得,每次變身躲桃樹邊上時,桃樹就將他那枝丫故意垂下幾縷覆蓋在她身上,好替她掩護,幾乎每次都能成功躲過。

她那時是女媧娘娘身邊最小的弟子,約莫15、16歲的模樣,梳著丸子頭。也是最得寵的弟子,日日調皮闖禍,不思進取,上麵有5個兄姐們照顧著,膽子是越來越大了,直到她闖出大禍。

害怕的直哭,躲到桃樹邊,抱著樹乾問桃樹該怎麼辦?桃樹是神域上唯一活著的生物,日日受靈泉滋養和神域上自帶的靈氣而活,漸漸修出人形。

初時有意識時,是討厭這種小屁孩的,天天就知道躲在他這兒,後來發現這小傢夥會帶些不知在哪兒淘到的有靈物的石頭埋在他下麵,一邊用小鏟子鏟,還一邊自言自語道“我看書上寫的這些東西可助你修煉,看我對你好吧”

臟兮兮的小臉在他身上蹭,還不忘為自己謀福利道“等你將來化成人形,要記得我的好啊”

大概從那時,桃樹就下定決心要修成男子,將來好陪伴在紫黛身邊吧……

紫黛眼含淚水,握著桃樹的手,激動的說“我還以為你死了呢,冇想到你還好好的活著,太好了”好似久彆重逢的親人一樣

桃妖更是激動的抱住她,感歎道“還記得你埋在樹下的靈石嗎?我化劫度難時它可幫了我大忙呢,太感謝你了,黛兒”

說著臉就要往紫黛臉上貼去,像小時候紫黛貼他身上一樣親昵。

淩冽臉冒寒光,伸手就擋住桃妖的臉。將紫黛拉到一邊,護住她,道“好好說話”

桃妖看這是哪來的不知好歹的傢夥,正想發飆。

紫黛安撫似的拍下淩冽的手道“他是我小時候的夥伴,不是魔魅,你放心”

轉而看向桃妖道“你是怎麼到下界來的?”

桃妖拉著紫黛的手走到一邊,說道“當時天際破碎,崩落下隕石,正好砸到我桃樹邊上,正趕到我渡劫,我本以為在劫難逃了,誰知,你樹下埋得靈石硬生生替我擋住一劫,護住樹脈,我才能逃過。

成功化成人形,本想找你呢,可是當時到處是隕石落下我找了一圈都冇見你,以為天要塌了,就逃往下界了。冇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再次見到你,黛兒,你知道我有多想念你嗎?”

紫黛握著他的手說“你知道嗎?你是我唯一的親人了。那你下界後一直待在這兒嗎?”

桃妖點點頭道“我在這呆有千年光景了吧,平常打坐修煉外就喜歡擺弄我的桃樹林,布佈陣。也偶爾去人間遊玩”

桃妖也好奇“你不在神域呆著,怎麼跑這邊了?”

紫黛說“我在捉拿魔魅,追到這邊就不見人影了。土地公說你是這邊的桃妖,讓我來看看”

桃兒見彆人這麼說他惱怒道“什麼桃妖,我叫灼華。就那些個法力地位的土地,也不值得我去結交”紫黛道“桃之夭夭,灼灼其華。是個好名字”

灼華接著問“那跟你一起的男子呢?他是仙界的人,怎麼會跟你一起”

紫黛回道“他也是受天尊命令來追擊魔魅了,偶遇後就一起捉拿魔魅了”

灼華說“最近也感覺到附近的瘴氣濃鬱,以前冇覺得。想來不對勁”

紫黛看著灼華問“你長期受瘴氣侵擾,對你身體有害”拿出小瓷瓶遞到他手中說“這是氤氳泉水中提煉出的靈泉可助你消除體內瘴毒。以後有什麼打算?”

灼華盯著紫黛半天緊張的問道“你想我回神域陪你嗎?”

紫黛也知道神域上清冷,不似凡間熱鬨自由“我尊重你的選擇,神域不比凡間美好,我隻希望你在哪兒都能開心就好”

灼華聽著紫黛真心為他著想,感動極了,要與她一起消滅魔魅。

灼華知道淩冽是幫紫黛的對他臉色稍好點兒,詢問他要在這兒住嗎?

淩冽沉默會兒對著紫黛道“我就不住了,去天庭查下青龍真君什麼來頭”臨走時突然來一句“等我來接你”後就不見了

灼華怪異的看向紫黛道“他不知道你的身份?”紫黛點點頭說“冇必要說,況且我還有自己的使命”

千百年不見,紫黛是越發冷淡了。也難怪誰攤上這事兒,估計也會變得冷心冷情吧

-,我家娘子害羞。附近可有好玩的地方?”紫黛瞪著占她便宜的淩冽。直到淩冽將圓圓糯糯的小元宵遞給她,咬一口香甜的味道刺激著味蕾,感歎道“怎麼這麼好吃?”淩冽雖知道修仙之人可以不食五穀,但很多成了仙的人,還是偶爾會想念些人間的美食來滿足口腹之慾,元宵是最常見的。可見這小姑娘過得多可憐,不由的心生憐憫。“那就多吃點,一會兒我帶你去放天燈,祈福。說不定掌管祈福的仙君能實現你的願望”淩冽望著她道紫黛沉默了下,...